等等的小透明

(All追清水)重伤 (二)

上等人w:

(二)


冷血和楚离陌解决了九尾狐的事件后,救了叶儿回神侯府,远远地就感觉不对劲,楚离陌一片茫然,冷血却加快了脚步。


“喂,没人性的,走那么快干嘛,赶着投胎啊!”楚离陌是个手无寸铁的姑娘家,还扶着刚救出来的身体虚弱的叶儿,脚程哪有冷血快,对方还是四大名捕,她不明白冷血为什么忽然走得那么快,就快跑起来,神侯府就在眼前,马上要到了不是么?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走了几步,叶儿也察觉了些许异样。身边的男捕快们迁就着叶儿的速度,没有像冷血那样快步走,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色。


“能有什么事?对了,我出门前,神侯说要派其他三大名捕去对付三大凶徒,那几个凶徒武功都不如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楚离陌大大咧咧地说道。话是这么说,心里却也犯起了嘀咕。


抬头望去,只见冷血到达了神侯府大门,看门的捕快看到他便上前低头报告了些什么情况,似乎也没几句话,冷血听完竟然用起了轻功直接奔进了府内。


真出什么大事了么,这么着急?楚离陌还没见过冷血这么急切的模样。


等楚离陌和叶儿慢悠悠走到神侯府,她们也终于知道了原委。看门的捕快正是方才随无情他们三人出任务的捕快之一,表情颇为颓丧,没心情长篇大论,只说追命统领为了救被凶徒们抓走的孩子在爆炸中受了重伤,碰都碰不得,满身是血地被铁手一路抱着回来,早就神志不清。在神侯府这么多年,谁也没见追命受过那么严重的伤,一副随时就要断气的样子,就像是,就像是快要没了。说到最后,那捕快哽咽起来,被旁人打了一记,却也是眼眶红了的神情,嘴硬道,什么没不没的,追命统领命大得很,只有他追别人的命,没有被别人追命的道理,才不会没呢!


追命统领是四大名捕中最爱同下级和下人们打打闹闹的,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和上级。表面嘻嘻哈哈,可谁有难处跟他说上一说,他总会明里暗里帮着解决。上上下下有多少人受过追命关照,谁都记不清了,包括仙鹤司那些女捕快,虽说平时最花痴无情和冷血,对追命却是最为亲近熟悉,猛然听闻追命危在旦夕,都不愿相信,直到见了追命那浴血的情形,有心软胆小的女捕和一众丫鬟当时就哭出了声。春萍姐也红了眼睛,她是亲眼见到铁手抱着人赶往枫林阁的,那个平日里春萍姐长春萍姐短叫得比谁都甜软乖巧的家伙安静地缩在铁手怀里,一只手无力垂下,血还一滴一滴地流着,红到焦灼的颜色看得春萍姐的心都揪紧了。


故而这神侯府上下一片愁云惨雾,就很好理解了。


楚离陌想起追命总是笑嘻嘻的神情,一时间也很难相信这样开心果般的人物竟然出去了一趟任务回来后就性命堪忧。可是大门前的台阶上还有追命留下的滴滴血迹,已然干涸成褐色的斑点,兀自扎眼得很,还没来得及清扫。她扶着叶儿回房休息后,自己就去枫林阁看看情况。叶儿也很是担心,坐立不安地等着楚离陌的消息,她还记得初入神侯府经过春萍姐考核后追命眉眼弯弯喊着自己叶儿姐道喜的情景,怎么好端端地就被人说成快要没了呢?


枫林阁外全是闻风而来的未有任务的捕快和手边暂时闲下来的丫鬟下人,人人面容肃穆,忧心忡忡。姬瑶花和春萍姐站在枫林阁入口处,拦着无关人士进出。若是那么多人涌入枫林阁追命的房间,会妨碍神侯救治伤患的。她们也清楚大家有多担心追命,是以只是拦着,没有驱赶人们离开。楚离陌心中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如同加速的心跳,突突地让人发慌发虚。


“春萍姐,听说追命统领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楚离陌权衡了一下,鉴于姬瑶花对自己那莫名暧昧的敌意,情愿与看上去更不好说话的春萍姐搭话。


春萍姐看了楚离陌一眼,巨大的变故令她没有心思针对这个平时最不听话的府中新晋丫鬟,却也没什么好气,“无情公子已经飞鸽传书给薛神医了,不知他何时才能到?现下神侯正在房间内给追命做急救。方才我看到铁手抱着他,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春萍姐说着说着眼睛愈发红了,忍不住拿手背擦了下眼,看着楚离陌仍然恍惚不可置信的神色,她陡然生了股悲怨之气,咬牙怒道,“都是你!要不是你拉着冷血出去,冷血就能和三大名捕同行,如果有冷血在,追命或许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事了……”


这话是很没道理的。谁也不想出事啊,这怎么能怪我?谁能保证冷血去了追命就不会出事了,也许出事的会是冷血呢?


楚离陌内心下意识地为自己辩解,可是她张了张嘴,看着春萍姐难得一见的伤心脆弱的神情,不复一丝往日的嚣张跋扈之色,不知为何就被巨大的心虚给攫住了。


听到这句话,周围的捕快和下人丫鬟们也盯着楚离陌看过来,他们没有像春萍姐那么不讲道理,不说一句话,只看着楚离陌,那目光中透出的谴责之意却一点也不比春萍姐少。


他们是在毫无道理地迁怒。


换作以往,楚离陌定然是咽不下这口气,怎么也要大声为自己正名声辩的,可是现在她也没有心情和这些人吵架。连她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


如果她没有拉冷血去救叶儿,如果冷血和追命一起的话,或许,真的,追命就不会出事了。实际上,去救叶儿并不是多么有难度的事,也不是非冷血不可,可她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想拉个武功最高的出去,怎么都是有最大保障的。假若她知道追命要出事,她肯定不会死活非要拽着冷血陪自己的。但她怎么会知道呢?她只是修炼了读心术,又不是修炼未卜先知的仙法啊。


楚离陌满腹委屈,睁大眼睛不说话,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


“你进去吧。”姬瑶花冷眼旁观,末了对楚离陌轻声道。


“姬统领!”春萍姐不满道。


“神侯和名捕们一直都对楚姑娘另眼相看,我想追命统领大概也是愿意看见她的,虽然他尚无知觉。”姬瑶花曼声细语间,已是为楚离陌让开了一条道。


楚离陌未曾细想姬瑶花的用意,只知道自己不愿站在这里再承受那些人无端指责的视线了,“谢谢姬统领。”楚离陌道了声谢,便进入了枫林阁,将自己与那些人隔离开来。


姬瑶花淡淡瞧了她一眼,不再言语。


现在四大名捕都在枫林阁,冷血是最迟一个到的。方才进来的时候,姬瑶花还未来得及与冷血说上一句,对方当所有人都不存在一样,不言不语直接冲了进去,真像一头快要发狂的孤狼。想来也是,连素来和追命打交道不多的自己都觉伤心难过,何况是从小与追命一起长大的比亲兄弟还亲的冷血?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姬瑶花有些不敢想。在冷血和楚离陌出去的时候,追命发生了这样的事,怪谁呢?按理来说,谁也不该怪。神侯、无情、铁手都是最讲理的人,谁都不会怪别人。但冷血不会这样想,尤其在他看到楚离陌的时候。楚离陌若是聪明,这时就该自觉识趣地躲得远远的,不过她是蠢得那般理直气壮。姬瑶花想,索性就给她个机会,让她更蠢吧。追命都那样了,自己为什么要为这个无知的蠢丫头着想,就让她去看看,看看她的无辜好心办了一件什么样的事。


追命无事还好。若是真有万一……姬瑶花看着自己的双手,她想她也不会原谅那个蠢丫头的,纵然她无辜。最是无辜又多事的人,最容易害人伤人,借着无心之过的理由活得最是潇洒无忧。


“男人喝多少酒都是应该,女子这般猛喝小心变丑啊!你这么漂亮,要是丑了岂不是太可惜?”犹记得有次因为冷血再度的委婉拒绝而独自郁闷时,姬瑶花坐在府中花园猛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明月夜,云疏风凉。追命一把夺过自己的酒壶,笑容明亮又温柔,“我跟你说,有酒喝不叫我追命,你这同事当得可真不够意思。来,我陪你喝啊!”


“我记得你不是去明月楼了么?怎么,又被紫罗公主赶回来了?”姬瑶花心情不好,冲着追命撒气。她对其他名捕总是礼貌有佳从不逾矩的,即便喝酒也不会这样,就是对着追命,什么话都敢说,没什么顾忌。好像神侯府的人,都跟自己一样的态度,明明追命地位不低,偏是对着他就少了那份对上位者固有的敬畏之心。大约这就是追命想要的。便如此时,他毫不介意自己的求爱失败史被别人拿来津津乐道嘲讽自己,甚至乐于主动贡献些段子,只为博对方一笑,忘记那些忧虑烦扰。


“没啊。公主那么温柔贤淑,怎么舍得把我这么风度翩翩知心识趣的帅哥赶出来?”追命捋了捋额头上不存在的头发,自命不凡的举止做完后,刹那间挎下了脸,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把娇娘给她做的驴打滚忍不住全吃光了,她让娇娘再去做一份,怕我又吃光,就好言好语劝我先回来了。其实我是为她好,她吃那么多,要是吃胖了伤心怎么办?那样心疼的还不是我……”


“哼,还说不是被赶出来的?”姬瑶花看着追命的天塌脸,饶是心情不佳也被逗笑了,“你看看你啊,别担心别人会胖了,先担心下你自己吧,双下巴都快出来了,脸越来越圆,你知道有的女捕快暗地里怎么笑你么?”


追命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紧张的样子,“还好吧,男人长肉这不叫胖,叫壮知道吗?壮了才有男人味啊,你们女人不会懂的。嗯,你手下的女捕快怎么笑我?”


“她们说等你脸真的圆成了一个球,就不会叫你追命统领了,叫你圆追统领,你觉得怎么样?”姬瑶花望着追命迅速皱了脸皱得跟个包子一样,顿觉有趣,烦闷的心思也没空去想了。


追命拍了下桌子,气恼道,“这些家伙!她们要是真敢这么叫我,我就……我就……”支吾了会儿没想出什么非常有力的威胁,于是一跺脚,眨眼发狠说,“以后京城再出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都不跟她们说了,太欺负人了。我跟你说啊,你这仙鹤司还有那些小丫鬟们,大部分都去喜欢无情和冷血也就算了,就是对铁手也有那么几个喜欢的,怎么到今天我愣是没发现哪怕有一个是人喜欢追爷我的呢?小爷我就真的那么差吗?还都喜欢取笑我!”


“好啦好啦,世人皆知你一心爱慕紫罗公主,就算有喜欢你的姑娘也不会明着告诉你的啊。”追命表情生动,便是生气也带着不自觉的孩子气,引人发笑又觉讨喜得紧。姬瑶花拍了拍他的手,给他倒上酒,安抚他道,“你这么痴情忠贞,相信紫罗公主总会看到你的真心的。”


追命眉毛一动,马上把之前的气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眨眼又换了副分外灵动的笑模样,标志性的大白牙明晃晃地一闪,真心赞同着姬瑶花有几分敷衍的安慰,“是吧是吧,你也这么想,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只要我一心一意对她好,不管她怎么想,都是我自己愿意的,看她开心我就开心,哪怕……很久很久之后她终究不会喜欢我,只要她能想起来以前开心的日子我曾陪伴过她,我也是高兴的。”


姬瑶花笑着点了点头。还是被开导了啊,她想,心里有点暖意,纵使这不是来自她最期待的那个人。在这郁闷难耐的夜晚,有个朋友不顾自己的脸面,拿出自己的失意来安慰你,陪你喝酒,逗你开怀,这样的人生,也是极好极好的,不是吗?


那夜到底喝了多少姬瑶花已不知道,只记得最后有人扶着自己去了房间,临走前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又轻声说了些“我跟你说啊,本来我该向着公主的,谁也不偏帮。我去和冷血说一声,知道你这么不开心,他会看不过去的……”之类的话,姬瑶花不甚清醒,听着这话迷迷糊糊地笑开了颜。


“对嘛,这样的你最好看了。”追命夸了她一句,她看不清,却能清楚感受到,那样的追命有多好看,温柔得像他周身长年萦绕不散的酒香,令人心醉。


隔天一早,冷血竟一反常态地主动邀请姬瑶花出门办案。姬瑶花满心喜悦之余,看了眼追命,对方躲在一旁暗戳戳地对她比了个打气的手势,一口白牙灼灼地闪,闪得姬瑶花甚至恍惚了片刻。若是追命爱的是自己,若是追命像爱着紫罗公主那般对自己,她想自己或许很难拒绝,她竟然舍不得有着这般明丽笑容的他受那单相思的苦。幸好,他不爱自己,他只是她的朋友和同事,会心疼她,会逗她笑,会在她难过的时候陪着她喝酒谈天,这样已然很好,很好很好。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最不计较自己得失的,就是追命。是以,他总是那么豁达开心。姬瑶花不爱他,其实却很羡慕他,很佩服他,很喜欢他。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追命这样呢?


所以天下间,就只有这一个追命啊。独一无二,无可取代。


姬瑶花绝对绝对,不想失去这样的一个朋友。


追命,知你在自己的事情上,总是万事不计较,可这一次,你的性命你可千万要计较,不是为你自己,是为了我们。听见了吗?


姬瑶花守在枫林阁入口处,回首抬眸,隐而不发的哀伤中,带着无限希冀。


枫林阁内一片静悄悄。


并不是没有人。


楚离陌看到追命所在的那个小院内,几个下人进进出出,忙而不乱,神色均是肃穆沉重。走近了,发现下人们端出的是一盆盆血水,还带着热气。一个人,怎么有那么多血可以流。楚离陌看得心惊胆战。


没有人拦着楚离陌,因为所有人最大的注意力都放在房内那个人身上,无暇再分给其他人。


楚离陌轻手轻脚来到追命的房间门前。


房里只有神侯,还有其他三位神捕。


“……我已经差人带了世叔的信给娇娘,这时候差不多该到皇宫了。那些稀缺药材只有皇宫大内最齐全,有娇娘直接去拿可省却不少时间,应该是……来得及的。”这是无情的声音,语中的焦虑也无心掩饰了。


“娇娘那边会快点,可是薛神医常年踪迹不定,飞鸽放出去了,不知他要到何时才会赶来?追命能撑到那个时候么?”铁手声音低沉一些,握拳的手垂在一侧,攥得死紧。


冷血没说话。楚离陌看到他的背影缓缓动起来,接着走到了床边,从这个角度,楚离陌只能看见躺在床上的那人露出的一只手,苍白的,细长的,无力的,看着就冷冰冰的,一点也不像那个常常笑容灿烂似骄阳的追命的手,此刻颓然不动地平放着,似乎再也承接不住流逝的生命。冷血握上那只手,轻轻地拢在自己手心,极力想要捂暖它。


“肋骨几乎根根尽断,怕是深入肺腑,内出血极为严重。当务之急是恐怕追命呼吸不能,那别说等薛神医来了,恐怕娇娘都等不了。薛神医留下的药丸止不住这血,他也想不到这人能伤到这地步吧,这傻孩子……”神侯看了眼床上的人,一向睿智英明示人的诸葛神侯像是瞬间苍老了十来岁,又怜惜又心痛地叹了口气,“为今之计,我只有先点了他肺腑攸关的几个大穴,止了这内出血的势头再说,按他的身体来说,这几个穴位平常都是不能随便动的。两害相权取其轻,总要先留住他的气息才行。只是,时间也不能长,追命会受不住,就等娇娘带齐了药材来神侯府熬汤药灌下去了,汤药比药丸有用得多,若是连汤药也不能奏效……”


神侯已不忍心说下去。


“都怪我!我不该让追命独自去救人!”无情猛地捶墙,力度之大,连墙都仿佛震动了下,可是无情无动于衷,毫无所觉。


“怪我,我应该跟着他去的。”铁手低头捂着脑袋,几乎是呜咽着说。


冷血身体震了震,放下了追命的手,忽然不敢再碰他一下。


他霍然起身,一句话不说就往门外走,迎面正碰上了呆立在门口的楚离陌。


“冷血……”楚离陌低低唤了一声。她确信冷血一定看见自己了。


可是冷血停都没有停,更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跑出了追命的小院。


无情和铁手也发觉了楚离陌的存在,抬头瞧了她一眼,又把目光都移开。


楚离陌后退一步,有些无来由的委屈。待她一向谦和的无情也是这个态度,可是目光瞧着那个躺在床上半点气息都快没有的人,自己都觉得自己活该。恍然醒悟过来,自己为什么要来呢?这里最多余的人,就是自己了吧。


自己都这么难过,那么冷血呢?她转头朝着冷血的身影奔去。


冷血没有离开枫林阁,只是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谁的自责都没有他来得深。


“对付剩下的三大凶徒怎么能需要四大名捕出动?被别人知道了还说我们以多欺少呢,那可丢人了是不是,世叔?冷血有他的事情要忙呢,别管他了。”……“哎呀,不用你去了啦,我们三个就够对付他们了。”……“嘿嘿,我就知道你惦记着那个楚离陌楚姑娘,你放心继续盯着她吧,孩子的事我们能解决。咱家小师弟难得碰见个喜欢的姑娘多不容易啊,得多给点时间相处……哎,你怎么又掐我脖子,掐上瘾了是吧,我真挠你痒痒了啊……”……“说真的,哎,我跟你说我跟你说,你得记着我这份天大的人情,事成之后请我去明月楼吃大餐……对啊,明月楼有公主,有娇娘做的佳肴,有藏了多年的好酒,我怎么会不喜欢去明月楼?公主为我所爱,美食和酒亦我所爱也,皆不可辜负。……兄弟?兄弟就更加不能辜负了啊!脸突然这么臭干嘛……什么,不请?冷血,我要跟你绝交,绝交七天,不,起码半个月!答应请我喝酒咱们就还能继续做好兄弟……哎,冷血,你别走啊别走啊你……”……


冷血一剑切开了院中凉亭里的一张石凳。


他竟然就这么信了他!冷血觉得自己的眼睛滚烫,像是要狼变的征兆。冷血需要发泄一下,不然,他真的怕控制不住自己。


“剁这些死物有什么好玩的,不如来跟我对招啊?”恍惚中,冷血似乎看见了追命。他坐在凉亭的顶端,两只脚垂下来,这双令敌人闻风丧胆可切金断玉的腿此时悠闲地在空中晃荡着,瞧不出半点厉害之处。


那天冷血刚结束了手头一件案子,抓了个假扮狼族作案的犯人,触发了他多年前的灭族回忆。冷血当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一个人在亭中坐至深夜,默默想着血海深仇,越想越是控制不了,挥舞利剑劈刺着身边的所能接触到的所有东西。就在脑中的狂热要淹没他的理智的时候,一句带着笑意的话倏然响起,像冷冷清清却分外柔亮的月光,略略拉回了冷血的神智。


不知追命是何时坐在那里的,也不知他就这么静静坐着看了多久。冷血竟然一点都没发觉。


冷血眸光一凛,挥剑直刺了过去。他胸中块垒沉郁无解,亟待发泄一番,追命是他最好的兄弟,也是最好的对手。对方既然开口邀请,他断没有扭捏拒绝的道理。


他们过招了无数回,两人均为四大名捕,各有所长,论武艺修为,大致来说不相伯仲。交手当中,追命有意识地把范围划定在冷血的小院内,冷血知他不想惊动他人,配合他划地为限,小小一方天地里,两人尽情比拼,互相虽有保留,亦是拼尽了全身气力和技艺,酣畅淋漓地直打到天色发白。


又化解了追命的一招后,冷血主动停下了手,微微气喘,神智却是再清醒不过。


“打得真畅快。还要玩吗?”追命站在他面前,身姿潇洒一如以往,毫无凝滞,笑吟吟地看过来,犹似游刃有余。


冷血摇头,定定看他,走到他跟前,“你已经伤了。”


追命抿嘴而笑,吞了吞口水才说话,“一点旧伤,不妨事的啦。”


追命一般不会笑不露齿,笑得这么矜持的。


冷血径直伸出了手,食指指腹没怎么用力在追命唇边揉搓了下,口腔内隐藏的血就漏了一点出来,艳红地点缀了追命的唇角。


追命的唇软得不可思议,指腹的触感如此清晰。


知道瞒不住了,追命满不在乎地抹了一下,未擦干净,嘴角留了一抹血色,凭白添了些无自觉的殊艳清丽,咧嘴笑道,“被你发现了,眼睛真尖。算了,我还是去吃点药吧,苦是苦了点,不吃是不行了。那小冷你先休息吧,我走了。”追命晃悠悠地转身欲走。


“追命。”冷血倾身上前,从背后抱住了追命因为一晚气力消耗过大有些发软的身体,撑住了对方,口鼻间满是那人微醺的酒香。“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也很过瘾啊。以后有什么不痛快的,与其一个人闷着,不如就来找我打架吧。”追命摇首,微微侧了头道。冷血抱着怀中的人,能感受到他微微发颤不太稳的气息,说起话胸腔轻微的震动,散发着融融的暖意。追命的侧面近在咫尺,睫毛在将明未明的天光中格外清晰舒展。


“我会学的。”冷血心中泛起了一丝异样柔软不舍的情绪,他揽着追命不想放手。


“?”追命不解,没有察觉冷血抱他的时间有些超过了。


“我会学着控制自己,减少狼毒发作的机会。”冷血认真道。为了你。还有三个字他没说。


“那是最好啦,觉得忍不住时,你还可以找我打的。”天光大亮的第一抹晨曦中,追命的笑容,比那旭日更加耀眼。


追命,崔略商……


眼前没有任何人。


我答应过你,会学着控制自己。


冷血放下剑,颓然跪在那被削掉一半的石凳面前,带着说不出的痛楚,深深地闭上了眼。


 


 


(tbc)


好像两三发搞不定唉,第一章只是开胃菜来着,接下来还有一波大招,感觉自己虐得有点过分了,到底要不要彻底暴露给这么多人看自己的后妈程度有多么丧心病狂呢?好纠结。鉴于我尘尘文的经验,我知道连载第二回的热度大概要比第一回骤降一半,没事我会习惯的……



评论

热度(671)

  1. 爱越越思霆瑟傲天 转载了此文字
  2. 瑟傲天兼职花痴 转载了此文字
    留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