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All追清水)重伤 (一)

上等人w:

(其实就是看了少四昨天的剧情脑洞的一个圆追受伤梗,大概两三发完?)


“追命,去救孩子。”


面对三大凶徒的埋伏,无情料想必有一番恶斗,害怕时间拖久了那些被凶徒们劫走的孩子有危险,于是自然而然地嘱咐脚程最快的追命救人要紧。


“好。”追命脚上使力,瞬间已经迈出了几丈远。


赵好即刻去追,以他的轻功,跟追命相去甚远,除非追命停下来,不然他是追不上的。


“阿嚏!”追命边运气疾走边打了个喷嚏,差点摔下来。唐仇的那一堆铺天盖地的辣椒粉撒下来,追命轻功再高,也不能完全躲开,洋洋洒洒地还是中了一些。方才还不觉得,此刻那些辣味越发刺鼻。


追命平时生冷不忌,什么都吃绝不挑食,非常好养活,唯独这辣味是万万吃不来的。是以他从来不吃川菜。


“屠晚死了这剩下三大恶人就废柴得连毒粉都弄不到了,弄些辣椒粉来还真想得出来,辣死小爷我了!”追命又打了个喷嚏,满腹牢骚地自言自语,顺便趁势抖落身上的辣椒粉。


赵好跟在追命身后,压根不见追命的身影,暗暗心惊这四大名捕之一以腿脚功夫见长轻功闻名天下的追命果然名不虚传,要不是知道追命定然是往他们藏孩子的林中小屋去,而追命也无意隐藏自己踪迹的话,赵好觉得自己根本没可能追上追命。


追命不担心无情铁手他们,四大凶徒当初就是四大名捕的手下败将,何况之后交手几次,无情早发现他们内力虚得厉害,像是中了什么一时半会儿不会毙命的毒,这剩下的三大凶徒恐怕一个名捕都能将他们全部拿下,别提现在只是一对一了。就算有点陷阱,那种程度的伎俩对无情来说就是小意思。


当然,追命更不担心自己。那些孩子的藏匿地点肯定就在附近,赵好武功还不如唐仇,要救下孩子们易如反掌。他只烦恼这些辣椒粉何时才能不再呛人,得赶紧救了人回神侯府换身衣服才好。


追命自然没有无目的地瞎跑,他目光如炬,沿路观察三大凶徒来时的痕迹,很快就来到了一间看似普通的农家小院。


院里院外都空无一人,追命警觉地推门入屋,打量四周,也是空无一物。孩子们在哪?正疑惑间,追命听到了地下传来的几声细弱的婴孩的啼哭声。


追命循声迅速找准了声音的来源,发现了一块可移动的隔板,提起一看,四五个小孩正在里面哭闹,看起来活蹦乱跳,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你们这些小家伙在这儿哪,放心,追命大哥马上就会带你们去见父母的。”追命完全放下心来,露出欣慰的笑容,正想蹲下去把孩子们一个个抱上来,屋外传来了动静。追命目光一凛,抬首间,赵好已经破窗而入,气势汹汹提着铁棍杀至。


追命一手推上隔板,防止打斗间有物品砸到孩子们,一腿已然踢向赵好。


赵好虽招招搏命,其威力与早前相比却下降了不少,追命并不将他放在眼里,数招之内对方就落了下风。


地板下的孩子们似乎感应到了大人的打斗,啼哭更甚,追命想着得速战速决,不然吓坏了小孩子们可不好,于是拼出了全力,不过又是数招,他最后一脚正中赵好心脏,顺势又将对方甩至墙角,墙上挂着的一根长钉穿透了赵好的胸膛。


看这情形,赵好已是毫无生理。


追命转头就要去看看孩子们的情况,听得赵好撕扯衣服的声音,他忽觉不妙,回头就看见赵好点上了一只火折子,胸口背了一圈炸药火炮。


“追命,我要拉你垫背。”赵好点燃了炸药。


这些炸药的分量足以将整个农家小院炸成平地。若是追命当即离开不做停留,以他的轻功是来得及的。可是,那些孩子们怎么可能逃得开?


时间太紧,追命来不及多想,他用尽平生最快的速度使出了追风腿,想将赵好踢得远远的。


赵好反而不避不闪,发了疯似地上前抱住了追命的腿,倒让追命施展不开,只将赵好踢得飞出了屋子外,墙壁都撞毁了一大块,赵好带着满身点燃的炸药落在小院内。


不够,这点距离完全不够。追命无心去看赵好的下场,当即就往孩子们那里冲去。


“不!”随着赵好最后绝望的呼喊,小院内的爆炸声伴随着火光冲天而起。


不远处刚刚解决了燕赵和唐仇的无情和铁手同时望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又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蹙起了眉。


那个爆炸?应该就是追命去救孩子的地方。


突然的心慌涌起。


铁手和无情一句话不说,也不再理会燕赵和唐仇,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爆炸的地方。


“追命!”


赶到那个地方的时候,铁手和无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片废墟,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追命在哪?


追命听到了兄弟们的呼喊,可他发不出声,只觉喉咙口腔里全是腥甜的味道,一出口就会喷涌而出。他怕,他怕一开口就会咳喘,一喘,就会卸了全身力气,再也支撑不住脚上抵着的垂挂下来的横梁,让那横梁以及横梁所承受的断裂的屋脊碎石全部砸在了孩子们所在的隔间。


可他相信铁手,相信无情,相信他们肯定会找到自己的。


他们是兄弟,他们就是有着谁也不能匹敌的默契。


并没有寻找多久,铁手和无情几乎是同时第一时间发现了追命。


很久之后,铁手想不起来自己的当时确切的心情,只记得那种如坠冰窖的感觉,好像世界末日都不如那一刻可怕。


他没有问过无情那时什么感受,因为无情当时就脸色刷白,握惯了折扇的从来优雅翩翩的无比稳定的手,居然在微微发颤。


追命也想不起自己那时具体的情形,只是本能冲过去护住了孩子们在的隔间,伸腿抵住了爆炸时摇摇欲坠掉下的横梁,然后一块横木重重砸在了他的胸膛上,追命拼了命一抬,那横木恰好搁在了一块大石上,反而为追命留出了个微小的空隙,护住了他的头部和脖颈。


那被追命抵住的横梁上牵扯了大片断裂的屋脊,被其他落下的长木交互支撑,将落未落,若是追命没抵住,这横梁一落,这一大片屋脊都失去平衡,将会正中孩子们待着的那块小隔间,那薄薄的隔板压根承受不住这么大的重量,只怕孩子们要全被压成肉酱。是以追命拼死抵着那横梁,也不去想着分量到底有多重。他好像听到了腿骨兹兹作响的声音,似乎下一秒就会全部碎裂。


木瓦碎石也不知砸了多少在身上,追命一声不吭地忍着,嘴唇咬出了浓重的血迹,他不敢动哪怕分毫。就怕一动,横梁失去平衡,这些无辜的孩子们就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父母了,那会有多少户人家伤心欲绝。


追命并不觉得痛。只是感到重,太重了,身上像扛着一座大山,重到追命以为自己已经扛了一辈子。这些沉重的分量似乎须臾间就能将他碾压成粉末。


追命第一次对自己没有信心。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几时,可他还在坚持。他想哪怕自己死了,也得扛着这座山,给孩子们一个生存下去的机会啊。


不然,这死得也太不值了。


听到无情和铁手的声音的时候,追命的神智快要昏聩了,他一下子清醒,忽然觉得身上又有了几分力气。他连头都无法转动,可他的眼神是亮的,亮得吓人。


追命快撑不下去了。


这是无情和铁手看到追命第一眼时冒出的想法。他透过木瓦碎石的缝隙看着他们,眼神明亮,似有笑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角的血丝流成了细细的溪流。


“别动。”在铁手当即就要动手帮追命去搬开那些该死的木石的时候,无情拦住了他。他真该庆幸那种时刻无情还能保有这种冷静,能够救人的冷静。“这些东西之间都有支点支撑,保持了平衡,随意先动一块,这些全部都会垮下来,压在追命身上。”


“那你说怎么办?”铁手近乎是吼着无情,他从没有对这位大师兄这么失礼过。说话间,仿佛是这大声都震动了眼前七零八落的脆弱建筑,又有几块碎石落下,其中一块堪堪压在追命的肩上,血迹慢慢洇湿了一小块衣服。追命毫无反应,依然睁着眼睛,只有眼珠动了动。


铁手立时不敢再说话,呼吸都放轻了好多,他死死盯着追命,看着对方身上压着那么多碎石,还要拼劲力气抵着横梁,想着对方该有多痛。那么爱笑爱闹的人,连笑一笑说一个字都成了奢望,铁手光是想想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何况还要这样看着对方受折磨,而自己居然什么也做不了。


无情没有看追命,而是看追命周身的环境。这根木头不能搬,那块石头可以搬,这个点不能动,那个地方钻不进去。


追命周围木石层叠,交叉错落,都不安稳,稍有不慎,就会全盘崩溃。牵一发而动全身,无情甚至找不到个地方让铁手可以进去代替追命支撑那根横梁。


“这些东西最好能同一时间大家一起动手搬除,你我二人之力有限,勉强搬动,会更危险。我们的人还没到?”无情看了眼身后的道路。


麒麟司的男捕快们并没有偷懒,在无情和铁手飞奔的那一刻,他们也在拼命奔跑,只是他们的武功和内力自然比两大名捕差远了。


“那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铁手想要砸东西,想到不能随意碰那些瓦砾废墟,只能握紧拳头。


“追命,我知道你听得到我们说话。你……”无情忽然说不下去,可是他不能不说,“你且撑会儿,我们的人到了,马上就会来救你。”


追命慢慢地闭上眼,久久,就在铁手和无情以为他昏迷的时候,他又慢慢地,睁开了眼。那眼里,有平静,有信赖,有坚持,也有,笑意——虽然他已经笑不出来,可是,他还是想笑,喜欢笑。


铁手心里一酸,咬了唇,只默默祈祷。


也不过片刻,几十名捕快们终于赶到了。尽管铁手觉得这些人速度慢得仿佛拖了一辈子。


来之前,铁手不断内心骂着他们的速度太慢了,等他们来了后,铁手和无情毫无时间说一个字的废话,当即就指挥各人站位,每人搬那些东西,注意哪些木石会掉落下来。


铁手和无情的位置很机动,当所有人各就各位后,无情一声令下,捕快们齐齐动作,一时间木石纷飞,摇摇欲坠的屋脊彻底垮塌,可是都被训练有素的捕快们同时分解拆块了,没有再造成大的震动。铁手和无情注意着那些无法被计算到的碎块木石,在捕快们动作的同时,迅捷行动起来,铁手去拆了那块该死的横梁往外一扔,无情俯身护着追命全身,不让他再被任何碎片砸到。


大山般的重量瞬间瓦解。追命腿上分量一轻,颓然放下,全身也再提不起一丝劲,他试着动身起来,却只能无力地扯动几下手指。


无情俯身撑地以背部替追命挡着那些碎石,他和追命面对面贴得很近,感受到追命的呼吸微弱地喷在面上,时有时无的,也许下一秒就会停止。


“追命。”无情轻轻道,声音发颤,带着旁人未曾见过的脆弱。谁也不会想到,四大名捕中最理智冷静的无情也会有这样害怕的表情。


“无情,这些都处理好了,你起来,我们还要把追命身上的东西都排开。”铁手把无情拉起来,他实在是看不得追命身上那些碍眼的石块了。


不待无情吩咐,众捕快七手八脚小心翼翼地将追命身上还有周围的石块木头都清理了。丢弃这些石块的时候,个个都像摔打仇人般发狠。


追命的伤势也终于看清了大概。


身上被石块砸出的小伤不计其数,这还是小事。追命的腿脚部分已然麻木,无情估摸着骨头即使没碎裂,损伤怕也不小,若有裂缝就糟糕了,大致完好算是最大的安慰。最要命的怕是胸口被圆木以及诸多碎石砸出的伤,肋骨都断了两根,约摸戳到了肺部,追命呼吸都费力。追命以下盘工夫见长,因为从娘胎带来的内伤上身工夫有限,内力也不像铁手那般浑厚,如今这胸口不知被砸了多少下,本就不如常人健康的肺腑这下受损不知有多严重。


追命静静躺在地上,铁手不知他伤在哪儿,伤了多少处,靠近他,想把这个人狠狠抱在怀里,又怕牵扯到他的伤处加重伤势,只是握着他冰凉的手指,不断摩挲着。


无情探查了一下追命的脉搏,又瞧了瞧几欲昏迷的人,强撑着的理智像要用完。


追命又尽力睁开了眼,看无情,“孩,孩……子……在下面。”


这身上的斑斑血迹不算,追命一开口,几乎每说几个字都要吐一口血,总也流不完一样。


无情一挥手,其他捕快们连忙打开了隔间,一一抱出了里面的孩子。


“孩子们都在,一个都没有受伤,只是受到了点惊吓。”


捕快的报告让追命放心地呼了口气,接着就是止不住的咳喘,嘴角的血不断涌出。


铁手惊惶地看向无情。


无情摇头,“他现在五脏六腑受伤颇重,连给他输入真气都会伤了他的。不能背着,得小心抱起,尽量别颠簸,快送到神侯府,我想得尽快飞鸽传书请薛神医过来。世叔那里应该也有薛神医留下的急救的方法。”


铁手不再说话,扶起追命揽着他头部,十二万分小心地抱在怀中。追命的帽子压皱了掉落下来,发带断了,长发散开来披下,藏在里面的脸显得更小,更白了,那嘴角的血,也更红更艳了。


虽然铁手的举止已经极尽轻柔,追命却咳喘得更厉害了些,铁手僵了身体,不知所措,停下动作,等追命缓一缓。


胸部的衣服紧了紧,低头一看,是追命抓着自己,睁了眼睛瞧着,眼睛那么清那么亮,从里面能看到眉头紧皱像要哭出来的自己。追命总算能够笑起来了,虽然脸上脏兮兮的都是灰,但铁手觉得对方第一次笑得这么好看,“我跟你说啊,咳,……孩子救下来了,咳,……我是不是功劳最大啊?……”


无情凑近了,用袖口给他擦嘴角边随着咳嗽涌出的血迹,只是总也擦不干净。无情爱干净,衣服总是整整齐齐清清爽爽的,没有一丝污迹。这时候,他毫不在乎地帮着追命擦嘴角的血,哪怕整只袖子都是血污也不在意。


“是,你功劳最大,谁都没有你功劳大。”无情柔声说,哄孩子似的。


追命似乎笑得更开心了,看看无情,又费力抬头看看铁手,“咳,咳,……那你们以后要请我去明月楼喝酒,咳……一个都别想跑,……冷血也要请,……都别赖账啊……”


追命声音越来越低,铁手不及回答一个好字,对方就累极似地窝在他怀里阖上了眼。


 


(tbc)


连活蹦乱跳的圆追都能下这么狠的手虐我觉得我也是没救了,后妈晚期么



评论

热度(634)

  1. 泼茶香兼职花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