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远尘/半正剧向】醉且贪欢(炖肉一发完)

髓痕:

     给阿世的梗!有些仓促肉不足……咳咳咳……阿世新年快乐! @移世 




   


        精巧的白瓷杯泛着如玉的光泽,寒冷的酒液清澈无一丝杂质,沾染了干裂的唇瓣,滑进体内,灼烧出炙热的温度,滚烫着划伤了喉咙,割破了娇嫩的口腔内壁,隐隐地作痛。


 
 


       割袍断义。安逸尘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反复经历的噩梦终归变成了事实,他本以为牢固的兄弟情分自此恩断义绝。


 
 


       因为乐颜。那个他做梦都嫉妒的人。


 
 


       他对宁致远“坦白”了自己喜欢乐颜。他只是想试探宁致远心中自己的分量。他本该自知分寸。他惨败而归。


 
 


        他不可否认地陷了下去,为宁致远。那个他仇人家的儿子。他做了最荒唐的事,爱上了最不该爱上的人。


 
 


        一个完美的复仇者不应该有弱点,其一则全力保护,其二则痛快毁掉。


 
 


         手中宁致远结拜时赠给他的玉佩还握在手中,镂空的中心灌注了宁家特有的香,也是他的爹梦寐以求却无法得到的蝶恋花。他一直私心隐瞒着安秋声,包括和宁致远的种种,而如今他想要毁掉这一切。

 

        夜幕悄悄地弥散开来,星辰微弱的光芒昭示不出任何罪孽,而是将一切湮埋入深渊,再无人知晓。


 
 


        宁致远的房门被敲响。


 
 


        “逸尘老弟?”门吱呀一声开了。宁致远简单整理了下自己手中正在摆弄的香料,看见对面已然喝醉的来人,下意识喊了出口,安逸尘却没看出宁致远不带丝毫惊讶的眼神。


 
 


         “宁致远,我恨你!”安逸尘借着酒劲儿烧红了眼,直接掐住宁致远的脖颈将他按在墙边,白皙的面颊因醉酒而潮红一片。


 
 


        “逸尘老弟,你……还是来了。”而此刻宁致远只觉得好笑,安逸尘喝醉了力道也是大的很,宁致远咬着牙声音艰难地平静,目光中却尽是讥诮和挑衅的意味。 


 
 


        “你什么都知道对不对?!借乐颜的事儿跟我恩断义绝,让我痛苦不堪,喝的烂醉,受尽嘲笑,一切其实都是你操控好的,把我玩弄于股掌,对不对?!”聪明如安逸尘,宁致远目光所表达的意思他自能了然于心,掐住宁致远脖子的手发狠地向后撞去,让宁致远的身体狠狠撞在墙上。


 
 


        这屋里好热!安逸尘感到汗水岑岑地快要滴落下来,发丝黏腻地贴在皮肤上几乎叫人窒息!


 
 


        愣了片刻后安逸尘的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宁致远因吃痛而变了脸色,脖颈上的皮肤一阵青一阵白,几乎说不出话来。安逸尘凑到宁致远耳边,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道:“很好。你算对了一切,那你有没有算到接下来发生的事儿?”

   

        宁致远未置一言。只是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安逸尘,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容却说不出地沉静,犀利尖锐的目光近乎穿透安逸尘的心脏和灵魂。


 
 


       但安逸尘却被宁致远过分的冷静激怒了,借着酒劲儿想狠狠将宁致远按在墙边亲吻上去,但却在那一瞬间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他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地根本使不上劲!他难以置信地大口喘息着,太过灼热的体温让他快要无法呼吸!甚至在压上宁致远的肩时无力地跌倒在地板上……不对……怎么会这样?!


 
 


       安逸尘迷茫的眼神中宁致远轻轻笑了一下,安逸尘的身子滑倒下去前骤然松开的双手让他踉跄了一下,脖子上被掐得红肿的颜色还未褪去。他缓慢地蹲下来,一只手食指挑起了安逸尘的下颚,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安逸尘发烫的脸颊,“我当然算到了~不知逸尘老弟有没有算到,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嗯?”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cwtnswdm&tid=3024212#Content


 
 




 

评论(3)

热度(173)

  1. 等等的小透明髓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