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陵越X安逸尘X陈伟霆】天墉三兄弟(九)

Closer:

第九章


  太阳从山头一点点的爬出来挂上高空,清晨的空气清新又凉爽。天墉城充满活力的一天又开始了。


  天墉弟子们穿好衣服,齐刷刷的站在练功场舞剑练拳,巩固道行,提高本事。


  这是天墉城的规矩之一,晨间的早练。


  除此之外天墉城的规矩还有什么,芙蕖师姐说的都是对的就算不对也是对的;二师兄是最帅的;大家必须要讨厌屠苏那个讨厌的家伙;大师兄虽然要尊重但是不可以和他玩。


  ——顺带一提这些规矩都是无聊善妒还坏点子一堆的陵端规定的。


  谁叫陵越一天到晚外出降妖,芙蕖又一心系在陵越身上,而涵素真人和紫胤真人更是不明弟子间的小打小闹,这才叫陵端收买人心,在天墉众弟子之间极有话语权。


  而最近的新规矩也很快的出来了。


  午饭后为了天墉城弟子保持良好的身体体型,大家必须在练功场,跳舞。


  此话当然受到了反抗,陵端看着自己的跟班小师弟们眼神闪躲,“都吵什么吵!想挨揍么!这可是你们芙蕖师姐的谕令,还不老实点应着!”


  “可是喜欢芙蕖师姐的又不是我们,是二师兄你啊。”肇临站在陵端身边嘟囔着,陵端气急败坏的就踢了一脚过去。


  “闭嘴肇临。”


  “哦...”


  师弟们不开心的退下了,陵端一脸蛋疼的回自己房间暗自郁闷。


  想他昨日被那个叫什么陈等等的拉去学什么幺蛾子的舞蹈,真是想想就羞耻,可偏偏芙蕖喜欢那舞蹈,缠着那个什么陈等等的非要学。


  学了舞蹈芙蕖能喜欢我么?


  昨天芙蕖还说陈等等那个臭小子跳舞很帅。


  陵端停在镜子面前,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僵硬的扭了扭腰,嘴里念念有词。


  “尊贵的女皇~嗷,什么鬼!太羞耻了!”


  陵端挫败的走几步坐到床上,苦大仇深的皱眉叹气,追芙蕖真的太辛苦了...


  不过即使陵端、屠苏和众师弟都受到了所谓羞耻心的深深的伤害,但是芙蕖明显和陈等等非常的有共同语言。


  “芙蕖里则个补是则样的沃!里一定要挑逗的样子才行沃!”陈等等示意芙蕖停下动作,他走上前做了一个挑眉的动作,一个眼刀杀向围观的众师兄弟。


  “我感觉我的心脏中了一剑。”师弟甲一脸痴迷。


  “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女皇的。”师弟乙痴汉的笑。


   ——天墉城也是个刷脸的地方。


  明星就是明星,在哪里都能发光。


  “里们站好辣,窝给里们唱音乐,里们好好的跳沃,窝教了里们的!”


    "好的等等师兄没问题等等师兄!"


  插播一句,因为陵越的缘故,虽然等等和安逸尘才收入门下,但普通弟子也要尊称一声师兄。


  音乐,music。


  "高挑的高跟,永远要当主角~"


  "气质的披肩,放肆带点束缚~"


  ................................


  "尊贵的女皇~你每个吻我也渴望珍藏~将你吞进嘴~want every bit of you~"


  扭腰扭臀,耸胸挑逗。


  整个天墉城跳女皇也是蛮壮观的呢!


  陈等等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天墉舞团稳定发展中,每天练舞练功看等等师兄现在是天墉城的每天必备功课。


  陵端不甘的承认他也有点喜欢陈等等这个家伙。


  ——比屠苏乖,比屠苏尊敬自己,对芙蕖没有非分之想,为人也很好,对师兄弟们也笑嘻嘻的很好相处。


  屠苏表示很无辜。


  你说二师兄每天对自己甩脸色就罢了,他也习惯了,怎么最近这还突然抽风,每天都要拉着陈等等在自己面前晃悠好几次,一副酸样说陈等等多好多好的...


  师兄你还不如直接和我打一架。


  屠苏面无表情的想,要知道最近这每天学舞他的剑已经饥渴难耐了。


  时间就怎么晃啊晃的就过去了,一个月已过,眼看着陵越就要回来了。


  值得一说的是,因为天墉城地势很高,出去和回来一趟的话不会御剑就只能爬山,很累很烦,所以每次都是陵越出门,安逸尘跟着出门,陵越回来,还要去接安逸尘一起回来。


  所以陵越要回来了,意味着安逸尘也要回来了。


  芙蕖和陈等等都很高兴。


  "大师兄要回来了。"


  所以今天的练舞后,芙蕖拉着陈等等和陵端、屠苏坐到天墉城的一个小亭子里,托着脸一脸痴汉。


  "芙蕖,他回来就回来呗,反正马上又要走的。"陵端却是一脸的不开心。这段时间相处的时间比以前多了好几倍,他算是也看出来了,这芙蕖喜欢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屠苏,就是那该死的大师兄。


  对屠苏的敌意少了一丁点儿,不过多年来已经讨厌屠苏讨厌习惯了,一时之间也改不过来。


  屠苏看看陵端,抿唇露出一丝浅笑,"叫厨房做点好吃的为师兄接风洗尘吧。"


  陈等等砸吧砸吧嘴,一脸兴奋的提议,"我们去接机..啊,不对,接大师兄他们吧,就像上次回来芙蕖那样,喊上所有师兄弟。"


  "干嘛这么兴师动众..."陵端一脸不愿,芙蕖马上白了他一眼,打断道:"好啊!去山门接他们!还可以跳舞给他们看!不是才学了么!"


  ......


  这下屠苏的脸也白了。


  他难得的和陵端意见一致,两人放下旧仇对视一眼,屠苏开口道:"芙蕖师姐,这跳舞就算了吧...“


  "就是啊芙蕖,这多不好意思啊。"陵端随后接着劝。


  芙蕖却心意已决,她啪的一下拍桌站起,豪迈至极:"不说了,就这么办!跳舞!谁不跳以后就别和我说话!哼!"


  "等等,你回头教大家唱歌,到时候大家一起唱一起跳,那才壮观呢!大师兄一定会高兴的!"


  不师兄一定会受到惊吓的!!


  屠苏纠结的低头,却不好开口。陵端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不愿意承受芙蕖不和自己说话的后果,决定羞耻这么一次。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三日后,天墉山门,天墉弟子列好队形,一脸纠结。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宵河剑出现在天际,然后倏地一下靠近,露出剑上两个俊美的男子。


  正是陵越和安逸尘。


  两人皆无表情,但眼中还是能看出回到天墉城的欣喜。


  看到林立与山门前的众弟子,陵越微微一笑,正想带着安逸尘飞身而下,却不料震天的吼声传来——


  “欢迎陵越大师兄和安逸尘师兄回山!!!"


   ......................什么鬼!


  两人被震得七荤八素,还未反应,就见这些弟子陡然动了。


  是的!动了!


  他们扭腰摆臀抛媚眼,一身天墉道服随之舞动,气势十足的歌声回荡不止。


  "帅气的宵河,天墉首席大哥~


   剑眉和星目,是你独家诱惑~


   一身仙气,你那身姿师弟着迷~


   谜样的魅力,伏妖也那样帅气~


   .............................


   尊贵的师兄,你每句话我也反复沉淀~


   严厉却关怀,My 师兄 最可爱!~ ”


  ................................


  ...........................................


  ..........................................................


  时间静止了!!空间静止了!呼吸静止了!!


  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回荡在天墉城。


 天墉弟子今天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幕。


  ——他们威武的大师兄从宵河剑上摔了下来。


  “啊屠苏快去接住你的师兄!”


   ...............


   今天,注定要被载入天墉史册。


    


  

评论

热度(57)

  1. 等等的小透明Clos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