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近一點好不好 峰霆AU (簡溪x Mike 傻白甜學生組)

非君不娶:

1.

第一次遇见时,是Mike先喜欢上简溪。

人人都说,爱情这回事,谁先喜欢上谁,就输了。

所以由一开始,Mike就已经输了。

Mike第一次遇上简溪的情节并不惊天动地,场地是在学校旁的一个平时不多人走过的空地,人物就只有他和独自在打篮球的简溪。

当Mike被一个忽然飞过来的球敲得两眼纷花的时候,一张帅气俊俏的脸在自己脸前渐渐放大,他彷彿觉得自己心都跳漏了一拍。

"你没事吧?"男生用普通话说。

这人眼睛很大。

Mike当时被那一球敲得人都呆滞了,他呆呆地盯着面前的人的脸,过了一会才晕呼呼地努力试着用软萌的港普回答 ,"没...没事.."

男生把Mike从地上拉起来,Mike只觉得在他把手靠在自己身上后晕眩感就更严重,刚撞到了的屁股更是疼痛。他半靠在男生身上,突然发现对方和自己差不多高,甚至可能比自己矮了几厘米,心裡不免有点高兴。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也站不隐了.."

"窝真的没事.."Mike把男生轻轻推开,说到底自己都是个男孩,不想在自己有好感的人面前示弱的心一定是有的。但他一迈步,脚一下脱力,身体都向前栽。

男生眼明手快地搂住他的腰,半抱地把他带到旁边的长椅上让他躺下。

"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敲中你的.."

男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髮,脸一时也急得红了,"你痛不痛?要不我现在扶你去保健室?"

Mike看见他这麽着紧,心裡对这男生更有好感了。

"不用了..就让窝坐一坐好了.."
Mike又不是第一次被什麽敲中脑袋,他姐是蓝球队队长,被人用篮球打中什麽的自小早习惯了,虽然没科学根据,但这种时候他一般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男生见他这麽坚持也不好说什麽,他走回Mike摔倒的地方,替他捡回跌得满地也是的塔罗牌,再坐回Mike的身边。

"你的。"
男生伸出手把卡放到Mike的手心裡,Mike彷彿觉得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

一个不合时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男生从裤子裡掏出手机,一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就焦急地说了句:"糟糕。"

Mike对他的表情一目了然,他对男生道,"你走吧,窝没事的喇。"

男生表情难堪地思考,明显他不放心让Mike自己一个坐在这裡,可是电话裡的人郤在催赶他让他赶快一点。

Mike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窝真的咩(没)事啦,快去。"

男生对Mike点了点头,捡回篮球、握着电话就向别的地方跑了去。Mike有点失落地看着他的背影渐渐在眼前消失,脑海裡莫明冒出Anita说的那句话。

"爱情就是邪教。"

2.

"条令仔做咩,成个人神不守社咁。"
(那小子干嘛了,整个人失魂落魄似的。)

"Mike啊?唔知喎。"
(你说是Mike吗?我也不知道。)

Anita和美思坐在咖啡屋的座位上两人转过头去,Mike正在两眼放空的站在吧桌裡,身上还围着围裙,桌上还摊满了他的从不离身的塔罗牌。

"令仔!"
(小子!)
美思突然朝他大喊了一声,Mike便吓得跳了起来,然后"咂"的一声撞上后头的电视机。

这时Robert刚好正拿着一大包婴儿用的尿布推门进来,听到那声都觉得自已的脑袋很痛了,下意识地咬牙切齿。

"喂,你无野吖嘛。"
(喂,你没事吧。)

"唔见咗..."
(不见了...)
Mike扶着自己的头如梦初醒地碎碎唸,Robert一开始也听不见他说什麽,靠了过去才发现他在重複同一句话。

"你唔见咗咩?"
(你不见了什麽?)
Robert都被他呢喃得心烦了,忍不住问。

"我张*lover!我张lover唔见咗!"
(恋人!我的那张恋人不见了!)

*The lovers 是塔罗牌代表爱情的卡,也名恋人*

"佢做咩?"
(他发什麽事了?)
Robert疑惑地望向一直在旁观的美思和Anita比划了在自言自语的Mike,她们都耸耸肩表示亳不知情。

Mike当然没有留意他们的情况,三番四次检查自己的塔罗牌,结果果然是少了一张,怕是被男生那篮球打中时掉了到什麽地方去。

闷闷不乐地伏在桌面,Mike又回想起那天那个男生离开时的背影,直到他回家了他才发现自己忘了问那人名字也没问那人的电话。Mike觉得自己都要被自己蠢死了。

这下好了,恋人卡不见了,那男生也不见了。

3.

"这是你的吗?"
一星期以后,Mike还正努力忘记那天那个眼睛很大的男生,男生就主动来找他了。

他在课室门口拦住了正要去咖啡屋的Mike,周围的学生都向他们投向颇有兴趣的目光,后头还有几个女生在男生走进来的时候发出小声尖叫。

Mike看到他手上的恋人卡双眼都发光了,他把卡接过去,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是窝的喔,谢谢!"

他们身边不断有人穿插而过,但他们之间的时间彷彿停止了一样,Mike深呼吸 了一下,为自己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问。

"为了谢谢尼,窝可以请你吃饭嘛?"

面前Mike闪烁的眼神,男生也忍不住扯了嘴角,"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对,为了不小心打中你。"

Mike高兴地点头。

"对了,我是简溪。"

"窝叫Mike。"

4.

简溪是从内地来香港的大学生,Mike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虽然简溪能听得懂粤语,可是Mike还是坚持自己用半吊子普通话跟他沟通。

"这是队(对)人的一个respect,而且窝也要练练窝的普通话啦。"

Mike说。

面对这样的Mike,简溪莫明觉得他可爱得很,更别说他那口港普,听上去彷彿一个软软的,有时还像撒娇一样。他忽然有一点不想他把普通话练好。也许,不只是一点。

5.

Mike在简溪认识了一个月以后便开始整日和他成双成对,就连Mike到美思和Anita辞工后开的咖啡店裡帮忙时,简溪也会跟着去。

有时週末人比较多时,他什至会摺起衣服,亲自帮Mike应付客人。不过更多时候,他喜欢坐在吧桌的角落,静静吃Mike给他做的三文治,一边盯着Mike忙活的样子。

反而是身为店主的美思和Anita百无聊赖地观察这两人的互动。Mike本来就一个小帅哥,人是蠢了点但还是很受附近的女学生欢迎。自从简溪来了以后,来光临的女学生人数竟然是翻倍。

不过有点奇怪,以前来的那些女大学生总是借口便来拿Mike的电话,再不就故意坐到吧桌去搭话Mike。

现在来的那些不但不会围到吧桌去给Mike找麻烦,反而乖乖地退到后头的卡位去,悠閒地喝咖啡,时不时眼神飘到吧桌去,然后又满足地展开一抹诡异的微笑。

6.

"简溪,你有没有听到那种拍照的那种"咔嚓"声啊?"

"没有。专心点切三文治,小心别切到手。"

7.

Mike发现自己和简溪很相似,但又很不似。

他说着一口有种严重口音的港普,而简溪就是说着一口歪歪的粤语。

"哈哈哈哈,尼到底在唱什麽呀?"

在一次和简溪还有阿诺、美思她们在晚上去了KTV,大概是因为美思点的酒精饮品,简溪面色微红,出乎意料地主动点了一首侧面。

在他唱到中段,Mike已经忍不住笑倒在沙发上。

"这麽厉害,你来唱。"
简溪摇摇晃晃的走到Mike面前,一屁股坐在他右边,用左手把麦可风举到Mike的嘴边。

Mike乖巧地伸着脖子凑到那只麦那裡,因唱歌过久的声线有点沙哑,性感而妖豔,简溪盯住Mike有点渝散的眼神,视线又落到他红润的嘴唇上,忽然 ,有种想碰他的感觉。他下意识地向他靠了过去,其他人虽然没喝醉,但也微醺着,没心思留意他们的情况。

到后来美思深情地和Anita对唱时,简溪的目光还是紧紧地盯住Mike,看他半闭的睫毛抖动。他不动声色地用手环住Mike的肩膀,又轻轻地把他往自己怀裡一带,昏昏欲睡的Mike便半倒在他的怀裡。

"....睡吧。"
简溪在Mike耳边细声说道。

8.

简溪是校队篮球队队长,Mike在不用去咖啡屋的时候便会到篮球场,找一个很角落的位置,偷偷看他。

那裡不像一开始遇见简溪的空地,空间充足,还围绕不少在看学长们打球的女生。Mike坐在远处的一排椅子上,在一阵女生的尖叫和欢呼声中找到了简溪。他穿着球衣,满脸汗水,拍着球灵活地躲开对方的拦截,又避过一个敌人的尝试抢球的手,跃身便投入一个三分球。

尖叫和欢呼又一次炸开。Mike一直觉得在球场上的简溪和平时的他很不同。在球场上的他很耀眼,就像篮球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简溪不管是被汗水打湿的头髮,还是冒出青筋的手臂都深深吸引住他的目光。尤其当汗水顺着简溪的脖子,再流进他的衣服裡,在球衣上描绘出他胸口的形状...

"啪",Mike打了自己脸,让自己清醒点,不要在光天白日裡意淫简溪。

旁边的体育老师像看神经病一般看他,悄悄地揶开自己的身体,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9.

简溪疑虑地看着抱着袋子笑得灿烂的Mike,直至他走到自己面前,把印住品牌的袋子塞到自己怀裡,说:"Happy Birthday!"

他惊讶地问Mike为什麽会知道他的生日。

"是天宇告诉我的啦!他还跟窝说,尼在这边没朋友,叫我好好照顾照顾尼,又说把尼交给窝喇。"

简溪当然不知道是他舍友找的Mike。

"啧啧,难怪简溪那小子死命都不肯联谊会,原来藏了你这只娇.."那天,马天宇在课室门口堵住了Mike,Mike一头雾水地歪头表示不明白面前这个长得很美又把他从头打量到脚的男生在说什麽。

"尼..是简溪的盆友?"
Mike睁着大眼,无辜地问。

在他无意间卖萌的一瞬,马天宇彷彿感到自己心裡那直得不能更直的尺子被弯曲了那麽一点点。

为了保护他的性取向,他向后弹开了一大步,说:"下星期一是简溪的生日,他为了你,推掉了我们兄弟为他准备的所有生日惊喜!你识趣点就别让他生日那天自己一个人!"

说完他便拔脚就跑了。Mike在他走后慢半拍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所以简溪你今晚有空吗?"
看见Mike一脸期待,简溪就算是有安排都会立刻推掉,何况他已经受够马天宇和林萧每次在他生日时请回来的那些烦人的女大学生,他知道他们是为了他好,可是他除了Mike以外,他真的受不了和别人的身体接触。

简溪宠溺地笑了笑,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下Mike的头髮。

"有。"

10.

本来简溪还期待可以和Mike两人去吃饭,怎料Mike还是把自己带到咖啡屋去。

虽然简溪有点失望,可是他还是挂着一抹温柔的笑容。不知道为什麽,Mike好像比平时更兴奋地挽着他的手,叫他开门。

在他推门的一瞬,一推彩色的纸碎和彩带向他迎面而来。

"Surprise!"
没有其他客人的咖啡屋裡,美思,Anita还有阿诺每人都持着一个生日的拉炮,她们围住一张圆桌,桌子上放满了一碟碟的菜餚,每一味也是简溪在家乡最喜欢的菜。

简溪一时愣住,Mike拉拉他的衣角,让他回过神来。

"这些都是Anita和我中午时煮的...你不喜欢?"
Mike皱起眉,小心翼翼地问,生怕简溪不高兴。

简溪看到Mike手指上明显在上午时没有的胶布,感到眼眶一热。

"怎麽可能不喜欢。"

"好啦好啦"美思看见俩人含情脉脉的对视,鸡皮疙瘩,走势了过去用力搭住简溪的肩膀,把他带到桌子去。

"嗱,你是我家Mike的男....的朋友。" 美思被Anita白了一眼,美思赶忙把男朋友三个字吞回去,"所以Mike的朋友就是窝萌的朋友,把这裡当陈(成)自己渣(家)就姣(好)了,知道吗?"

简溪被她按在椅子上,Mike乖巧地走到他旁边的椅子坐下。

"谢谢你们。"简溪红着眼,向他们说,美思他们也只是笑而不语。

整个饭局裡,Mike不断夹菜给简溪吃,简溪倒怕饿着Mike了,总是在他夹给自己以后又把别的菜悄悄夹到Mike碗裡。

全程坐在他们对面的阿诺表示,你们直接夹到对方嘴裡好了。

11.
当Anita拿出Mike亲手做的蛋糕出来时,简溪真的有想立即吻Mike的冲动。

于是在大家的生日歌声中,他闭上眼,全心全意地许了一个愿。

在美思和Anita还有阿诺到了一旁看电视时,Mike一个劲地在简溪面前问他到底许了什麽愿。

简溪环观了四周,见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便故作神秘地跟Mike说,你凑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Mike立即站近了一点。

你再站近一点。简溪说。

Mike又向他凑近。

忽然简溪向他的脸贴近,Mike看着他无限放大的脸,感到嘴唇被一片温热柔软的东西接触,他心跳立即急速起来,脸上一片火热。

"我的生日愿望实现了。"
成功偷香的简溪满足地笑说。

=
如果我说這篇文是聽着失憶蝴蝶寫出来有人信嗎..

話說大家11.11光棍節快樂!祝我自己也快樂!還有謝謝上次教我移除位置標籤的小伙伴!

评论

热度(148)

  1. 等等的小透明非君不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