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这是一个百里少侠穿越真人世界的脑洞【2】

陆地:

#李先生上线#
#很黑特别黑,真爱粉肾入#
#只是卖卖萌大概不好笑#
#陈先生不是蠢只是没经验##陈先生不是蠢只是没经验##陈先生不是蠢只是没经验#一一重说三

现实背景,真人无关
cp:苏越(清水)
峰霆好兄弟向



2.
之前陈伟霆跟阿诺提过要放长假,但这话只是说说罢了,身为艺人,请假制度比一般职业要严苛的多,在通告已经安排妥当时除非大病重伤一般很难临时告假。所幸的是陈伟霆在结束《活色生香》的拍摄后最近的通告也在五天之后,有这五日得闲,虽说无法解决百里屠苏的问题,但也总归让陈伟霆缓一口气,能坐下来好好理清思路。
陈伟霆跟同事们谎称自家大哥要来上海开会,这几天得闲想陪陪哥哥,就让同事们先行回北京。他和百里屠苏在上海待着。
头一两天,两人就在宾馆里猫着,盯着对方发愁。
现在陈伟霆最愁的问题倒不是如何把百里屠苏送回去,而是如何把他留在身边。百里屠苏出现时他在上海的活动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他必须回到北京。但百里屠苏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全无可能跟他飞北京,这可算是把陈伟霆推向了两难境地,他不能推掉通告,陈伟霆这个名字在内地几乎没人知道,他见过阿诺为他打电话挣面试、通告的样子,他们都憋着一口气想要一鸣惊人,自然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机会。但百里屠苏也是他的责任,虽然他长了一张李易峰二十七岁的脸,但毕竟还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把他一个人丢下这种事陈伟霆说什么也做不出来。
没身份证不能搭飞机不能搭动车,坐长途车总没问题吧?
陈伟霆从床上一跃而起。套着陈伟霆的黑T和运动裤,盘腿在地毯上打坐的百里屠苏抬头看他,脑袋顶上的揪揪随着动作抖了一抖--昨天陈伟霆玩心大起,非要给屠苏束一个发髻,百里屠苏大抵是想起了陵越,特别听话的盘腿坐好任他在自己头上折腾,无奈陈伟霆技术不到家,跟皮筋搏斗了两个多小时,累得满头大汗,最后只好用仅剩的两根,给少侠在脑袋顶上盘了一对揪揪,看着就跟中国娃娃似的。
“屠苏,跟我去北京!”哼,有足足三天时间,还怕坐不到北京?陈伟霆这样想着,特别酷炫的冷笑了一声。

陈伟霆认为出门并不是个大问题,粉丝都知道李易峰在北京,就算有人注意到百里屠苏的脸,也会觉得是自己弄错了,而且两人声音神态也不一样,被识破的几率其实不大。
打扮遮遮掩掩的才容易被怀疑,秉承这一理念,陈伟霆只给百里屠苏扣了一顶和自己一样的黑色鸭舌帽。又给他挑了一件简单的白T外搭一件春秋款夹克,七分裤运动鞋,墨镜夹在领口,瞬间拉风的不得了。

两人搭的士到了长途车站。
陈伟霆拖着行李箱走在前头,百里屠苏背着包跟在后头。
两人刚走出没几步就被一个穿黑色工字背心的男人喊住了。
“小兄弟你们去哪里啊?”男人拽住了走在后头的屠苏。
“这位大哥,我们打算去北京。”
“北京?票很难买的啊,喏,看那边,队伍都排到大门口了,你们两个现在来买票,至少要排队到下午。”
“没事大哥,我们已经订票啦。”
“哎你这小兄弟,你以为这些排队的要比你笨些?你知道他们就不是来取票的?我告你,你排队取票也照样要排到下午。”
陈伟霆听到这话不免失落,正想着要不要带屠苏先去吃饭,那大哥却还有话说。
“听口音,这位小兄弟是广州人?我老婆也是广州的,哎,要不这样吧,我去北方运货,正好路过北京,载你们一程,也算交个朋友,怎么样?”
“啊……”陈伟霆还在犹豫,旁边那位少侠已经被请进了车里,“那多谢你啊大哥!”


车拐过一个路口,这位好心大哥突然说要接几个朋友。
“你们不急吧?”
陈伟霆刚想答,就听见张杰(屠苏cv)正气凌然的声音:“无妨。”
前面路边站着三个彪形大汉,一水儿的寸头,正围在一起抽烟。
大哥停下车,冲这三个汉子按了一声喇叭,汉子们爬上车。
一个坐副驾驶,另两个分别拉开两边车门,上车,把陈伟霆和百里屠苏夹在中间。
大哥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们一脸菜色。
“会不会太挤了?”
“无妨。”


车开了一阵,眼见得就要上高速了,却又向左拐上了一条小路。
陈伟霆从那三个大汉上车就觉得不对,现在更觉得有问题了。
“大哥,你怎么不上高速?”
“你不懂,我这是带你们超近路。”
陈伟霆听他这么说,还是觉得更对劲了。眼睛一直往窗外看,发觉他们这路越拐越偏,连民居都看不见,只能看见一栋废弃的厂房。
陈伟霆感觉特别不好。
而他旁边的百里屠苏已经睡着了。
他原以为百里屠苏只是在闭目养神,没想到他是真的睡着了,连呼吸都透着一股子怡然。
你对得起你身边这颗无处安放的心嘛!陈伟霆简直想咆哮。大侠都这么不羁的吗?说好的习武之人该有的警觉性呢?

“大哥,我肚子疼,我想下车解手。”
“你忍忍。”
“大哥我忍不了啦。”
“忍忍。”
“大哥我真的受不了啦。”
“忍忍。”
“……大哥,谢谢你,你送我们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们想下车了。下次你来香港我请你玩啦,你放我们下车好不好?”
好心大哥一踩油门,把车往更偏僻的小路上开。
车最终停在一片莽丛中,两条大汉一人从背后拔出一把长刀,把两人从车里押下来。
脚一沾地,百里屠苏就猛地一拳把钳制他的大汉打翻在地,那边陈伟霆虽没他那样的好功夫但也是一条运动技能满点的汉子,他狠踩一脚匪徒的脚背,在对方吃痛松开钳制时猛地一个背过摔,把人摔翻在地。
好心大哥从座椅后边抽出两把长刀同那个坐在副驾驶的大汉向他们步步逼近。之前被他们打到的两人也爬起来,四人从四个方向围剿。
“打啊!”
这边陈伟霆时打时闪,那边只听百里少侠大喝一声气动山河,一看就是要放大招了。只见他做了一堆陈伟霆只在奥特曼和七龙珠里见过的动作,然后突然愣住了,盯着自己的双手,表情就像被废了武功的盖世大侠。
在这个没有后期特效的世界你催动内力不会闪光冒烟,当然也伤不到人。
陈伟霆看得直翻白眼,一面跟一条大汉周旋,一面冲着屠苏的方向咆哮。
“别搞啦你直接给他一拳好不好啊!”
百里屠苏究竟还是练家子,就算没有特效,他的拳头也不是一般人能挨住的,俩拳下去,那大汉已经有出气没进气了。
剩下的匪徒大概有点吓着了,站在离他们不足五步远的地方愣是没有靠近。
这时不远处传来汽车鸣笛声,匪徒们眼见大势已去,捞起受伤的兄弟开车跑了。
“喂!行李留下啊!”陈伟霆追着车跑了一段,最后只能懊恼的停下来,手撑在膝盖上喘粗气,“好啦,家破人亡咯……”
这时一辆车停在他身边,车窗摇下来,露出百里屠苏的脸。
不对,短发戴美瞳,这是李易峰。
“手机定位。”李易峰打开车门把陈伟霆拉上车,“能找到你也能追到他们。再说,我已经联系当地民警,把车牌号报给他们了。”
“你怎么会来?”陈伟霆不敢问他在开车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一个特别眼熟的人。
“你那天一听到我声音就把电话挂了,我就觉得有问题了。昨天正好有一个飞上海的通告,拨你号码想叫你出来玩,结果电话又打不通。”李易峰把车开到空旷地,再打方向盘,掉转车身原路返回,“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我也不好跟阿诺多说,给你平添麻烦。反正我这几天通告都在上海,索性就自己来找你了。……你找什么呢?”
李易峰看副驾驶那位一个劲儿向窗外看,忍不住发问,陈伟霆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易峰正纳闷,一转头就看见车窗上贴着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沉稳如李易峰也被吓得一哆嗦。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看到李易峰也不惊讶,顾自对陈伟霆说:
“陈兄,热。”
六月份穿棉袄不热才有鬼了!李易峰看着这俩穿情侣棉袄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这种时候我是不是可以含笑而死了?”陈伟霆坐在自己床上,看沙发上两个李易峰聊得欢快。



这次没有彩蛋只有后黑(字面理解):

陈伟霆打开门,看见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从房间的不同位置齐齐向他转过来。
百里屠苏剪了头发,和李易峰穿着一模一样的白T长裤,两个连表情都是一样的冷峻。
“点解啦,大白天就要我玩找茬!”
陈伟霆走过去,挨个抱了一下。

肉松的那个是李易峰。



“陈兄,热。”
“……我求你们把棉袄脱了……”
陈伟霆和百里屠苏脱下外套。
李易峰的心狠狠一抽,突然想要落泪。
这两人,一个塞不好衬衣,一个扣不住皮带。
强迫症如他,表示看见他们两个眼睛都要瞎了。

不过矮个里面拔高子,百里屠苏凭脸险胜。



“我还没告诉他,他在我们这里是虚拟人物。我骗他我们演的是历史剧。”
“对,如果告诉他,他在这个世界里是虚拟的,半年前才算真正创造出来……哎等一下,谁知道他走的是未删节版还是芒果剪辑版剧情……这个不一样的好么。”
易峰这不是重点好吗。



陈伟霆认为出门并不是个大问题,粉丝都知道李易峰在北京,就算有人注意到百里屠苏的脸,也会觉得是自己弄错了,而且两人声音神态也不一样,被识破的几率其实不大。
打扮遮遮掩掩的才容易被怀疑,秉承这一理念,陈伟霆只给百里屠苏扣了一顶和自己一样的黑色鸭舌帽。
第二天娱乐周刊的头条是《恋情曝光!当红小生李易峰幽会香港男星陈伟霆》配图是陈伟霆带着百里屠苏在某小吃街吃羊肉串。



为了更快的熟悉现代社会,百里屠苏开始上网。
聪明如百里屠苏,很快找到了一个了解现代人网络生活的捷径--翻历史记录。
这就跟他幼时读书会看师兄的批注是一样。
百里屠苏发现陈伟霆经常上一个叫bilibili的网站。

百里屠苏离开后的某天,陈伟霆打开b站,发现账号已经自动登陆了,但头像却是一只鸡。他点开个人中心,发现用户名叫:苏越1234

评论

热度(208)

  1. 等等的小透明陆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