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这是一个百里少侠穿越到真人世界的脑洞

陆地:

cp:苏越(清水)
峰霆好兄弟向
现实背景,真人无关
纯剧党
无聊蠢冷笑话风



01
百里屠苏拖着身体在一片混沌中行走,目及之处皆是无法驱散的灰蒙,甚至弄不清自己究竟是直行于广袤天地间,还是在一个闭塞的炉里打转。他只能凭着感觉走,醒时梦中都在行走,现实与梦境的区别是梦中他有朋相伴,醒时则记得他们都死了,他已经走了太久,久到已经模糊了此行的目的,却仍记得有个人在等他回去,记得那人不曾舒展的眉头。
终于,黑暗之中他看见那人熟悉的轮廓,百里屠苏跌卧在陵越床前,沉沉睡去。
师兄,我回来了,没有失约。



这天醒来,陈伟霆首先是感到饿,然后是感到胸口发闷,好像被什么重物压着一样,他伸手一摸,凉冰冰硬邦邦。
举到眼前一看,居然是道具剑焚寂。
再一转头,就看见李易峰穿着古剑戏服一身狼狈的趴在他酒店房间的地板上,看样子像是喝多了。
昨天晚上《活色生香》杀青,导演拉着一帮男演员拼酒,陈伟霆酒量不行人又老实,最早被放倒,滑到在桌子底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再醒来就是现在,发现自己合衣躺在床上,地上还有一个身负煞气的“百里屠苏”,额头上还有那道伤痕(十有八九是女生的指甲油,这帮姑娘真是玩嗨了),简直惟妙惟肖。
陈伟霆沉吟片刻,本着同胞情谊把他拉到床上躺好,洗漱完了还不忘拆一包新的毛巾,用冷水浸湿,帮酒醉的李易峰揩脸,再拨电话给他的助理。
电话响了三声就通了,助理声音含笑,用说yoooo~的口气跟他打招呼:“William哥,好早呀。你放心好啦,峰哥已经安全抵达北京了。”
“啊?”陈伟霆有点反应不过来。
那边李易峰的助理嘿嘿笑着喊了一句“峰哥,有你电话。”
接着让陈伟霆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电话那头,真的,传来了,“李易峰”的声音。
“William?”
陈伟霆手一抖掐掉了电话。
转眼就看见李易峰发出宣布已经回京的微博,附上一张角度依然醉人的自拍。
陈伟霆盯着霸占自己床呼呼大睡的李易峰,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神秘的圈套。

“喂,阿诺么,我想放个长假。”



下午两点的时候,“李易峰”终于醒了,当他睁开眼睛看他,陈伟霆终于可以确信眼前这个确实不是李易峰--他看他的眼神太深太沉,像看敬重的兄长,更像看思念已久的爱人。
这眼神在陈伟霆开口讲话后,瞬间冷了下来。
“你是百里屠苏?”
“你又是何人?”



02
陈伟霆看过不少穿越剧,最早的记忆可以算到小学年代,在电影院里看梁朝伟演的韦爵爷为了帮康熙找他的好妹妹,坐着丹炉飞向天际,一时间天地变色,电闪雷鸣,最后他像一颗流星一样陨落在二十世纪。
时间流转,穿越文化也越来越兴盛,穿越的形式和内容也越来越多样,甚至还有了一些自己的规则定理。比如A如果穿越到某个世界,这个世界里和他对应的B就会变成A的宿主,或者B也穿越到A的世界。
但是现在李易峰还在这个世界。这不对啊,陈伟霆纳闷了,这明显违背了穿越定理,李易峰应该出现在电视剧世界呀,至少也该在这个世界里暂时消失什么的。陈伟霆想着,觉得自己首先要做的是不让A面的百里屠苏和B面的李易峰见面。
对,不能让他们两个见面,万一他俩一见面就像连连看一样相互抵消了怎么办?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代价太大他不能冒这个险。
陈伟霆仔细端详眼前的百里少侠,仙侠剧的大侠就是眼界开阔,对于“他走错了世界,而这个平行世界有一群人跟他认识的人长得一模一样”这种瞎得不得了的设定,不消一分钟就接受了。事实上,能知道和自己吃苦受难的友人们在另个世界里还活着,并且幸福快乐,对他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安慰。他认为,自己会来到这个世界也许并非阴差阳错,而是来完成某件事的,而当他完成了这件事,他就可以回到原来的轨道去。
可这件事能是什么?这厢的百里屠苏没有头绪,那厢的陈伟霆则抱着脑袋琢磨起另一件事。
这件事光靠他陈伟霆一个人很难解决,得找个够靠谱又脱线到能相信穿越的人来帮忙。
能是谁呢……
李易峰是重点防治对象,直接pass。
阿诺?他已经够操心的了,做兄弟的不能逼他未老先衰。
老乔?不能找老乔,虽然他很靠谱,但百里屠苏见到自己的死敌没死还特么换了个发型,难保不会膈应,说不定还能打起来。老乔毕竟不是欧阳艄公,没有后期特效一般打不过练家子。
应俊理由同上。
马天宇主意很多,但话更多。
热巴还在念书,他去找人家女孩子被拍到影响也不太好。
杨幂在奶孩子。
陈紫涵……也不靠谱。
……师尊?对了师尊!……不行,师兄已经这样了,现在连师尊都崩坏了你让他在这个世界如何理智的生存?
还是只能靠自己。
陈伟霆沉吟片刻,表示这事急不得,还是吃饭比较要紧。
因为想到古剑是在横店拍的,剧里用的食物也都是横店影视城附近的小炒,陈伟霆害怕百里屠苏吃不惯上海菜,于是决定吃一吃东阳菜(东阳横店)。
百里屠苏只有一个要求,要吃藕片。
陈伟霆谎称腹饿要来两份盒饭,又撒了个谎把同事拦在门口。把两份盒饭放在茶几上。两人盘腿对坐在地上吃。
百里屠苏把自己那份盒饭里的藕片全数夹到他碗里。
“屠苏,你不喜欢吃藕片?”
百里屠苏不说话,陈伟霆猛然想起来陵越才是那个喜好藕片的人。
陈伟霆心里有些酸楚,一个人在陌生的世界醒来不是最糟,最糟的是明明是熟悉的脸内里装的却是迥异陌生的灵魂,而且这些人都深信他本不该存在。
他凭什么否认百里屠苏的真实?
他能理解百里屠苏对陵越的感情,但对于他们的兄弟情他只有一个概念,只是他剧本第一页一代而过的两行话。而眼前这个人用16年时间经历着陈伟霆剧本上的草草带过的两行话。
“屠苏……”
百里屠苏看看他,也不说什么,只是捧着盒儿低头扒饭。
“屠苏,我不是你师兄,我只是一个跟他很像的人。你……”
“不像。”
“什么?”他没听清。
“你和他不像,你不皱眉头,他也不会这样笑。”百里屠苏瞟了一眼陈伟霆,又低下头,轻声说完又继续把白饭扒进嘴里。陈伟霆夹了一筷子牛肉滑蛋送进屠苏碗里,屠苏愣愣地看他,嘴唇嗡动想喊一声“师兄”,却又抿直嘴角把话咽了回去。
陈伟霆只是好心人,不是师兄。



下午两人决定先从剧本入手,刚开始陈伟霆还有些担心,担心百里屠苏这个古代人看不懂简体字,结果发现这个仙侠剧来的古代人比他这个香港来的现代人看得还顺畅。这件事在陈伟霆心里一直是一个迷,直到2014年7月4日23时10分,他看了古剑奇谭第二集,才明白,原来连师尊传道授业用的都是简体字。




两个彩蛋(什么鬼):

陈伟霆怕他念书闷了,放了一首古琴曲梅花三弄给他听。
百里屠苏应该挺懂音乐的吧,毕竟他在剧里跟乔老板还合奏过曲子。
“陈兄,这是什么乐器的声音?”
“古,古琴啊……”
“据我所知,古琴弹出来的声音跟这个不一样。”
陈伟霆不太理解,仙侠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古琴有什么区别?少了几根弦?他不太懂,他们拍戏的时候老乔也就是做个样子,琴声是后期配的。等等……
陈伟霆哼了一首歌。
百里屠苏露出一丝惊讶。“你……”
这是《爱你没错》啊孩子,你被导演骗了。陈伟霆心头划过一丝酸楚。
“要不我们还是听通俗歌曲吧。”陈伟霆建议道。
然后他放了一首《剑心》。
看着沉浸在音乐世界的屠苏。
陈伟霆突然好想问他,他难过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会唱《剑伤》。



“陈兄,这是何物?”百里屠苏指着陈伟霆满床的猴子玩偶说道。
“这是我儿子。”陈伟霆大笑着把两只猴子玩偶塞进衣服里。
百里屠苏面露惊诧,随后平静的接受了。
陈伟霆笑着笑着,也慢慢觉得气氛不太对,这个年轻人在塑造三观的青年期经历过太多如魔似幻的事情,现在告诉他男人会生猴子,他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陈伟霆沉默着把猴子从衣服里拿出来。
“……图书,你知道我是在开玩笑的对吗。”

评论

热度(296)

  1. 梅丽号v沉没陆地 转载了此文字
    此作者多半有病~~~
  2. 等等的小透明陆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