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Style (峰霆,甜短,一发完)

废柴_年:

陈伟霆“砰”地把门关上的时候外面晚霞正艳,关门声惊起了楼顶上扑腾扑腾飞走的一群白鸽。不过三秒钟,李易峰立刻从呆若木鸡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急匆匆地拿了件棒球服拉开门对外面喊着伟霆把外套穿上再走,但空荡荡的楼梯口已经看不到那个人骄傲倔强的身影。


 


这已经不知道是两人的第几次争吵,连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引起燎原大火,在外人眼中傻白甜的陈伟霆一回到家就像一只随时准备发脾气的猫,动不动就对李易峰挠上一爪子或是咬上一口,李易峰简直怀疑他是不是精神分裂。两人相处了十几年,早就对彼此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李易峰独独捉摸不透陈伟霆每次发脾气的动机,久而久之李易峰也就放弃了去揣测陈伟霆生气的真正原因,直接把所有原因都归结到陈伟霆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你才是神经病!你这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行走生*殖*器!”陈伟霆咆哮了一嗓子之后,再次离家出走,临走前带上了李易峰放在门后鞋柜上的钱包。


 


李易峰无奈地看着如同被龙卷风扫荡而过的客厅,衣服被扔的到处都是,沙发垫里的棉絮掉出来铺了一地,自己心爱的烟灰缸正躺在地板上,此刻已经散成了好几片碎玻璃。刚才还好自己躲得快,不然这碎的就不是烟灰缸而是自己的脑袋了,李易峰心有余悸地抚着胸口,然后脱掉自己的上衣打算先去洗个澡。


 


虽然是初春,傍晚的天气仍是有些凉意,陈伟霆穿着短袖走在路上,那阵阵袭过的凉风将他的胳膊激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他攥紧李易峰的钱包,视线在街道两边琳琅满目的店铺里逡巡,最终选择了一家看起来很贵的西餐厅走进去点了最贵的一套餐点。


 


尽管他身上只穿着普通平凡的衣服,他仍旧动作优雅地把餐布展开铺在膝盖上,然后一手拿刀一手举叉将眼前盘中的牛排切得规规整整送进嘴里,牛肉的香气扑鼻而来,陈伟霆的情绪瞬间高涨,他开开心心地品尝着这道美食,牛肉煎得刚刚好,嫩滑有嚼劲,李易峰肯定很爱吃。想到这里,陈伟霆的好心情遭到破坏,他赌气般把刀叉扔在盘子里,吓得旁边的侍者连忙过来问他是有哪里不满意。


 


“你们这里的牛排煎得太好吃了!”明明是夸奖的话语,从陈伟霆嘴里说出来却像在赌气,接下来的一系列餐点陈伟霆都不想吃了,他一脸不耐烦地用李易峰的卡付了钱,然后趾高气昂地离开了装饰豪华高档的西餐厅。


 


陈伟霆接着去了商场,把前几天自己看中了却没有买下来的衣服全部刷卡打包,那些店员见到他都像见到财主一般,腰细腿长的高个子帅哥不停刷刷刷的动作让她们崇拜到两眼发直,陈伟霆随手将袋子里的衣服翻了翻,烦躁地发现自己买的一大堆竟然都是挑给李易峰的衣服。


 


“这些我拿不动,你全部寄到这个地址去。”陈伟霆把李易峰的公司地址写在纸条上,然后留了个电话号码再次扬长而去。


 


就这样东逛逛西逛逛,转眼黄昏就进入黑夜,陈伟霆停留在了一所学校门口,他扒着校门的栏杆往里望了望,高三的孩子们正在上晚自习,明灯高亮,一个个教室像整齐摆放在盒子里的方糖,陈伟霆不由得回忆起自己和李易峰的高中时光,每天晚自习的间隙两人会到操场上吹风散步,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在操场角落的阴暗处偷偷接吻,那些如轻风拂面般的亲吻湿润微凉,沾染青草的味道,还有午夜的花香。


 


李易峰洗完澡出来又花了十多分钟吹干头发,然后慢条斯理地把客厅里的残局收拾干净,甚至又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但是等餐桌上的菜凉了也没见陈伟霆回来。李易峰看看墙上的挂钟,发现离陈伟霆出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的时间应该足够那个人冷静下来了吧。李易峰把桌上的饭菜一一用保鲜膜包好放进冰箱里,然后取了陈伟霆的棒球服和鸭舌帽走出家门。


 


外面可真是冷,李易峰穿了厚厚的外套还是觉得那风往骨子里钻,他不禁想陈伟霆会不会被冻感冒,等会路上经过超市得买点姜汤回去熬一熬,这么一想,他才发觉自己的钱包还在陈伟霆那里。还好陈伟霆留下了车钥匙,李易峰坐进车发动油门,沿着陈伟霆往常离家出走的惯用路线寻找那个人的身影。


 


陈伟霆走得累了,干脆一屁股在路边坐下来,那风刮过他的脸颊,激起他的战栗。他抱紧胳膊,笔直修长的双腿随意地屈起,脚上的一双白球鞋沾了些灰,陈伟霆便弯下腰用手指把那层灰一点点蹭掉。这双白球鞋是李易峰买给他的,有段时间李易峰很迷恋运动风格的搭配,从头到脚给陈伟霆配了一身,其中就包括陈伟霆非常喜欢恨不得睡觉也得穿在身上的潮牌棒球服。陈伟霆一边擦鞋子一边嘀嘀咕咕,没人听得清他在说什么,也没人会在意这个大晚上坐在路边休息的男人,陈伟霆将鞋子弄得一尘不染了才满意,他试图把冻僵的脸缩进短袖的领口,但发现只是徒劳,倒是短袖上淡淡的香皂味因为晚风的吹拂浸润了他的鼻尖,让他想起他和李易峰同居半年后曾第一次为了用香皂还是洗衣液洗衣服而争执。


 


李易峰坚持要用香皂手洗每一件贴身衣物,陈伟霆却懒懒地认为把所有衣服一股脑扔到洗衣机里洗最方便。那次争执的结果是陈伟霆把自己的衣物扔到洗衣机里一次性解决,李易峰则固执地蹲在卫生间里用个小脸盆洗剩下的衣物,陈伟霆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李易峰认真辛勤的背影笑得牙不见眼,等李易峰的手里搓出一大堆泡沫时冷不防被陈伟霆从背后偷袭,泡沫沾了一身,李易峰立刻抓了泡沫回身报复陈伟霆,两人就在卫生间里玩了半天泡沫,最终发展到一场纵情的性*事。


 


后来陈伟霆发现李易峰每次都会偷偷把自己用洗衣机洗过的衣服再手洗一遍,而且在自己换上洗过的干净衣服后,李易峰就会像只小狗一样凑在自己身上嗅嗅这里闻闻那里说好香。


 


“威廉身上都是我喜欢的味道呢。”


 


陈伟霆拎起短袖闻闻那股淡雅的清香,认同般点点头,嗯,也是我喜欢的味道啦。


 


就在他松开手的同时,路的那一头亮起的灯光照亮了陈伟霆的视线。陈伟霆眯起眼睛顺着灯光看去,黑色轿车在他身侧停下,李易峰迈着长腿从车上走下来,迎着灯光而来,像是一个世界的王。


 


你是King,我便是Queen。


 


陈伟霆瘪着嘴,敞开双臂让李易峰把他从地上抱起来。那委屈又不甘的表情仿佛在说,这次就原谅你了,带我回家吧。


 


你有你的天真美好浪漫多情,我有我的自私任性无理取闹。


 


每次我们吵闹都能安然和好,这就是我们的独特风格,永不过时。


 



评论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