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远尘】情人节小短篇

菲尼克斯w:

今天是情人节,农历腊月二十六,祝小伙伴们节日快乐!




腊月二十六,天空飘洒着淅淅沥沥的雨丝。临近年关,大街上行人不断,一家人手挽着手肩并着肩,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着喜气。就算下着雨,雨丝落下几乎能冻结也刷不去这满满的团员喜气。


安逸尘坐在茶寮靠窗的位置,百无聊赖地端着杯子把玩。


“您的点心,看先生也不是本地人,”店家端上茶点,动作娴熟地摆盘,随口搭着话,“不回家过年吗?


“回家……呵……”安逸尘轻笑,“自是要回的。”


“回家好!回家好!”店家点头赔笑,躬身退去,“先生慢用!”


在茶寮耗了将近一个时辰,安逸尘终于起身离去。细碎的雨丝拍打在脸上,冰冻如刀刃,刻骨的寒意渗入心扉,安逸尘打了个寒噤。


雨渐渐大了,路人尽皆加快了步伐拖家带口的往家赶。


烟雨朦胧中,安逸尘模糊了视线,看不清归路,他伫立在街头,湿润的发梢滴下水滴。


“安逸尘,你在干什么?”


一把油纸伞遮到头顶,伞下是宁致远气急败坏的脸。


致远……安逸尘感觉自己被冷雨冻结的脑袋转不动了,他傻愣愣地看着宁致远,嘴唇翕张着,却发不出声。


正在家中养胎的佩珊吵着要吃糖炒栗子,还逼着宁致远亲自采买,他虽然不忿,但是对着双胞的亲妹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只得冒雨出门。他早就见着安逸尘站在大街上了,他的欺骗和利用让他寒心,所以他经过他时只作未见。然后等他买完栗子,折返回府时,发现这人还站在原地。他撑着伞站在屋檐下等了好久,直看到那人衣衫湿透也没有动弹的意思,才忍不住上前。


“我送你回家!”宁致远懊恼地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对这人硬起心肠,拽起人手,结果被人手上的冰冷吓到,不由自主地用力握紧。


“回家?”安逸尘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听着宁致远的说辞,露出凄迷的笑,“我家在哪里?”


“你!我送你回文家。”宁致远用力拽着人往前走,“我都忘了,我不应该叫你安逸尘了。你现在是文家大少爷,文世倾。”


“我不回去!那里不是我家。”安逸尘被拉扯着走了几步,很快就用力地挣脱了宁致远的钳制。


“安逸尘,你发什么疯?”宁致远怒火中烧,再次用力地拉住了安逸尘的手臂,发狠地用力掐着。


“致远,你放开我,我自己走。”安逸尘盯着宁致远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轻轻叹了口气。


宁致远用力地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头莫名的邪火,松了手,把手上的伞用力地塞进人手里:“拿着,快回去吧。”


“不用了,反正都已经湿了。”安逸尘笑着把伞推了回去,“天气不好,你赶紧回去吧。”


“爱要不要!”宁致远哼声,没好气地收回手,气呼呼地走了。


安逸尘看着宁致远远去的背影,翻转掌心贴到心口的位置,用力按紧,缓缓地蹲下身,缩成了一团。致远,谢谢你!谢谢你还愿意关心我!掌心似乎还残留着那人手上的温度,微弱地暖着心口。


“安逸尘,你这个混蛋!”宁致远转过了一个街角,想想还是不舒服,回身跑回来看到安逸尘还窝在雨中,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地骂着,用力拖拽着人往前走。


“致远……”安逸尘踉跄着跟在宁致远身后。


为什么就是放不下他?被骗、被利用的还不够彻底吗?宁致远心下恨着,手却违背心意地握紧。宁致远拉着安逸尘一路狂奔,伞也不要了,给宁佩珊买的栗子也扔了,抓着他的手,他已经忘了他为什么要跑了。


穿过大街,穿过小巷,穿过桃林,山中的小屋内,宁致远推压着安逸尘挤在墙壁上亲吻,急切的手迫不及待地撕扯着彼此湿透的衣衫。


不老歌  (今天是个好日子,所以不设密码了)


连着折腾了两次,安逸尘敞着腿,无力地瘫软,星眸半闭几乎累得晕厥。


情热过后,宁致远感觉到了阵阵彻骨寒意,湿透的衣服是没法穿了,他开始翻箱倒柜,好不容易翻找出了一条被子,拍打着抖去灰尘,盖到了安逸尘的身上。


“冷了吧?”宁致远用被褥包裹着安逸尘嬉笑,“等我一下,我马上就生火。”


“你不冷吗?”安逸尘伸手摸了摸宁致远的脸颊。


“没事,我皮厚。”


宁致远爬下床,瑟缩着身子把柴火堆起来,点火,安逸尘侧着身子看着人忙活,他想帮忙,可是身子实在使不上力。


火苗窜起,终于有了暖意,宁致远伸展着僵硬的身体,搓着手取暖。


支起架子,把湿衣服晾好,宁致远抱着安逸尘坐到了火堆旁。安逸尘掀开被子把宁致远一起裹住,紧贴的肌肤感受着人身体的凉意,心头升起一阵酸涩。


“逸尘,我想好了。”两人紧挨着烤了一会,宁致远率先开口了,“恨着你我会心痛!我已经不想为难自己了。只要你肯嫁给入宁家,做我宁致远的妻子,我就原谅你!”


“嫁……嫁给你?”安逸尘吃惊地看向宁致远,“你疯了!你爹不会同意的!”


“其他人你别管,你就说你嫁不嫁吧?”宁致远捏着安逸尘的下巴,紧紧地盯视着人的眼睛,不允许人回避视线。


“我……我……”安逸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脸上泛起极深的红晕,眼神满含羞涩。


“不反对就是同意了,哈哈哈……”宁致远干脆替安逸尘做了决定,按住安逸尘的后脑勺在人唇上用力地亲了一个,“就这样决定了!等会我就回去让爹准备婚礼。”


“致……致远……我没……”安逸尘挺想说我没答应的,可是被宁致远威胁的眼神瞪着就把后面的话给吞下肚去了。


罢了!就随了他吧!自己终究是欠他们的!可是……安逸尘想着自己亲爹会有的反应还真是有点……走一步算一步吧!安逸尘头疼地想着,蜷缩进宁致远怀里困倦地闭上了眼睛。好累!等睡醒再想吧。



评论

热度(39)

  1. 等等的小透明菲尼克斯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