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凡等】时间煮雨(学生凡×老师等,全文版)

梦里浮生看落花:

 @_茶城 


食用说明:因为有烂尾的嫌疑,所以把全篇都发出来了,看起来完整一点,前面两篇我会删掉的。全文为无授权苏哩体www最后提醒全文傻白甜,有一段撒了一大盆狗血,但是不忍心仔细写就略写了,没有逻辑、没有内涵、没有文笔,但是一定是满满的爱!


1.


   五月中旬的天气很闷热,气压很低,半空中乌黑的云层中像是蓄满了雨水,随时都可以倾泻而下。高中校园里的放学铃声在五点准时响起,本来还想讲一道题目的陈老师立刻合上了书本。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陈老师放下了数学书温柔地说,“大家明天见。”


“陈老师明天见!”


学生们恭恭敬敬地和陈老师告别后,就火急火燎地冲出教室往食堂飞奔去,毕竟上了一个下午的课,中午的那些东西早就消化得一干二净,正在长个子长身体的孩子们怎么受得了。


陈老师看着孩子们都走得差不多才开始整理自己的教案,整理一下杂乱的讲台,顺便捡起刚才被自己写的用力而写断了的粉笔。


“老师,我来吧。”


陈老师才蹲下去想捡起地上那些花花绿绿的粉笔头,自己眼前的粉笔头,就被高个子的男生拿着扫帚扫走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带有磁性,舒服极了,吴亦凡真是个好孩子,陈老师这样想。


2.


大雨如期而来,没过多久干燥的水泥地面就被雨点打湿,陈老师本来好好的心情都被这一场雨给破坏殆尽。陈老师想他以后真的是不能再相信天气预报了,说好的万里无云呢!所以没有雨具的陈老师只好无奈地等在走廊下,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五点半了。


“老师,你也回家吗?”


“咦?吴亦凡同学?”


吴亦凡背着书包出现在了陈老师的背后,陈老师热切地和对方打招呼,他眼尖地发现对方手里拿着伞,却不知道自己和他是不是同路。


“一起走吧。”


“诶?”陈老师愣了愣,对方这么慷慨,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只见吴亦凡伸出手指着阴沉的天空,他说:“你看,雨还要下很久。”


3.


没有任何悬念,陈老师就是和吴亦凡同学一起回家了。


不过尽管吴亦凡带了伞,但到底是两个男人,挤在一把伞下有些勉强,即使在陈老师眼里吴亦凡还是个正在发育的孩子。


陈老师想帮忙撑着伞,却被吴亦凡给拒绝了,理由是“老师你比我矮。”说完还长臂一伸,将自己的数学老师整个儿都搂在了怀里。


陈老师顿时两耳冒烟,红晕一下从脖子弥漫到了发根(?)。他本来还想挣扎两下以示自己是个男人,但是想起偶像剧里那些娇滴滴的女主,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其实两个男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有了这样一个心理暗示,陈老师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一个老师被自己学生搂着的现实。


于是吴亦凡牵起自己的唇角浅浅笑了笑,将搂着陈老师的手臂的力量加大了一点,对着陈老师说:“老师,我们跑起来吧。”


“喂!”


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被带着前倾,脚步也不得不跟上,雨下得很大,地上都有了积水,他们迈着整齐的脚步在水塘里踩出整齐的水花。吴亦凡一手撑着伞一手搂着陈老师,两个人跑出了学校,跑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公交车站,才收起了伞。


吴亦凡背对着陈老师将伞上的雨水抖落干净,并肩站在陈老师的身旁。陈老师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去,被淋湿了的刘海软软地贴在额头上,脸上还挂着几滴雨水,他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两下,真是好看的不得了。吴亦凡微微低头痴痴地看着陈老师,而对方的耳朵又有更加红的趋势。  


4.


雨依旧在下,打在遮阳板上发出了钝响,吴亦凡注视的目光越来越炽热,陈老师有些局促地抓紧了斜挎的包带,硬生生扯出了一个话题问道:“吴亦凡同学,有没有数学上的……”


“老师小心!”


陈老师那个生硬的话题还没有完全开启,就被吴亦凡一个转身压在了车站的广告框上,他的视线被男孩子挡住,连汽车飞快开过溅起巨大水花的声响都没有听到,被桎梏的人抬起了眼,对上了对方的从未离开过的炽热眼神,他扯出了一抹微笑,手却将包带抓得更紧了。


吴亦凡看着陈老师那副小心翼翼的小神情,心里像是在被小鹿乱挠,只见对方抿着红润的嘴唇,眉头微蹙有些紧张,吴亦凡就这样将对方困在双臂之间,慢慢低下了头。


陈老师的后背紧紧贴着塑料墙壁,心跳的声音逐渐加大,直到“扑通扑通”的声响回响在耳边,他才意识到自己正在害羞,紧张。


“叮咚~”公交车及时到站。


陈老师猛地推开了眼前依旧困着自己的人:“吴亦凡同学,我们……上车吧。”


“好。”吴亦凡拿起刚才丢掉的伞,先行走了上去。


随后陈老师也走了上去,主动掏出了两个硬币阻止了对方想要掏硬币的动作。


“我自己来好了。”他说。


车上的人很多,吴亦凡很难转身,只好背对着陈老师,他浅色T恤上的水迹很明显,这时陈老师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了刚刚吴亦凡说得那句小心,他是在保护自己不被水花溅到。


“谢谢。”陈老师的下巴搁在对方瘦削的肩膀上轻声说,他歪过头想看一眼对方的神情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冷着一张脸。


吴亦凡待身后人不再看自己便抬起手掩嘴笑了笑,在陈老师视线无法看到的地方对着一群路人笑出了整齐的牙齿,像个傻子一样。


5.


时间过得很快,就像是撕日历一样,刷刷刷数十页纸就被撕了下来,高考的日子也很快就到了眼前。自那次一起搭公交车回去以后,陈老师就格外在意吴亦凡,原本吴亦凡的成绩就很好,他曾经也夸奖过他,更有在一起讨论题目的经历,但是这一次却有些不同。


因为高考还只剩下十来天,全班或者说全校的氛围都很紧张,试卷不再发了,课上只有老师在拎知识点,数学课也是如此。原本大家看着老师就是出于尊重,只是这半个月来,吴亦凡看着陈老师的眼神总是会让陈老师心跳加速,脸变得通通红。


好几次他上完了课,脸红还没有退去就回了办公室,同一办公室的苏老师就问他说:“陈老师,你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


陈老师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比以往热好多,他心里一惊,连回答都没回答就埋头批改起了作业。可是不管陈老师怎么认真,心思还是不能集中,他一边批作业一边想着吴亦凡上课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心脏再一次扑通扑通乱地跳了起来,连手都抖得要命,一下子批错了好几本。


陈老师有些烦躁地扔下了笔,他转过看着后面一桌的苏老师,犹豫着要不要问,就这样趴在了椅背上,还是苏老师先反应过来。


“陈老师,怎么了?脸还是很红啊……”


“我没事啦。”陈老师摆摆手,最后还是咬了咬牙问,“苏老师,你平时脸红心跳的时候是为什么啊?”


“啊~陈老师是谈恋爱了吧?”苏老师双手衬着下巴笑着说,“这种问题不是只有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才问得出来?”


陈老师听了之后猛地转过身坐直了身子,他从还没有批过的作业本中拿了一本,放在眼前,本子上的名字让他连呼吸都不敢多一下。


竟然是吴亦凡的。


6.


高考考完,暑假也就到了,陈老师一直没有勇气去问吴亦凡到底考得怎么样,尽管他以老师的身份去问出这样的问题真的很正常,但是在知道自己喜欢了自己的学生之后,陈老师就再也没有一次和吴亦凡说话不脸红的。


今天所有的高考成绩都会出来,等了一上午都忍着不打电话的陈老师终于没有忍住,拿着手机在家人的注视下跑到了房间里,顺便锁起了门。他紧张地找到了那个号码将它点开,却迟迟不敢按下拨出键,陈老师隐隐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手正在颤抖。


正当陈老师踯躅不定的时候,手机主动亮了起来,是吴亦凡的来电,陈老师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背部都贴在了门板上,手指滑开了接听。


“喂?”


“老师,你开一开窗户好吗?”


“什、什么?”


“你先开窗。”


陈老师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拉开了房间的窗户,只见穿着白色T恤的少年正握着手机站在离他卧室窗户最近的地方,少年晃了晃手机,浅浅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好看极了。陈老师猛地松开了手,那只白色的手机直直掉在了窗台上,他的手捂着嘴巴,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情。


“陈老师,下来好不好?”


少年正在发育的嗓子带着莫名的沙哑,却很好听,陈老师不等自己反应就穿着拖鞋跑下了楼,一路小跑来到了少年的面前。陈老师跑得脸有些红,不停地喘着气,但是眼睛却一点都没有离开眼前的少年。


吴亦凡主动向陈老师走近了一步,抬起手撩开对方散开到眼睛前的刘海,手指摩挲着他的脸颊,微微抬起他的下巴,低下头吻在了对方的嘴唇上。


陈老师瞬间惊得睁大了双眼,却不敢推开,只能抓紧了身侧的衣摆愣愣地被少年亲吻。陈老师的嘴唇柔软香甜,吴亦凡一点一点加深着这个吻,一只手也大胆地搂住了对方的腰身,他微微用力,陈老师踉跄地迈开了半步,两人的距离就此拉近。


“老师,我喜欢你好久,我们交往吧。”


“嗯……其实我也……唔……”


一直喜欢着你。


7.


暑假里,吴亦凡在陈老师家的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店做服务生,表面上是打工赚钱,暗地里却是为了总能看到他的陈老师。


他的老师暑假是休假的,两个人没少约会,但是因为几乎天天出门相见,吴亦凡的家长都险些以为他们家的宝贝谈恋爱了,想着让姑娘回来看看,但是怎么能够想得到是个男人。所以吴亦凡为了保险起见就说是外出找工作,骗得了家长们的信任,也赢得了和陈老师见面的机会。


总之老吴现在很开心。


他的陈老师每天都会来报道,点两杯咖啡捧着一本书,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等着吴亦凡下班。原本这种事情是不允许的,但是谁让陈老师长得好看,吸引女孩子的目光呢,店长也是个女生,两个帅帅的男生在店里还愁没有客人?


8.


今天是七夕,陈老师一早就出门买好了菜,然后准备好食材,等待着晚上回来和吴亦凡一起做一顿晚餐。


准备好了一切,陈老师就再一次到了那家咖啡店。因为下学期要教高一新生,他再一次拾起了前前年的高一数学书,安安静静地坐在了同一个位置坐了一个下午。


吴亦凡下班的时候是五点,天还不黑,两个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陈老师主动牵起了吴亦凡的手,脸蛋红扑扑的,依旧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吴亦凡却很高兴。


陈老师的家离得咖啡店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家,陈老师松开了吴亦凡的手,从裤子口袋里打算掏出钥匙却被对方猛地压在了门上,连钥匙也被抢了过去。


“亦凡?怎么了?”


“老师不知道吗,你脸红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有、有吗?我的脸……唔……”


陈老师猝不及防地被吴亦凡堵住了嘴唇,他的头被迫也靠着冷硬的门板上,两个人不断交换着唾液,空荡的楼道里,没一会儿就回响着令人羞耻的黏腻水声。一路上,吴亦凡忍得久了,也有些急,陈老师也顺着他,双手慢慢搂住了对方的脖子,乖顺地让眼前的人亲吻。


但是毕竟年少气盛,心爱的人软软地像只小白兔一样站在自己眼前,才十八岁的吴亦凡没有忍住,手便不规矩地伸进了陈老师的衣服里,一寸一寸抚摸着他紧致光滑的脊背腰肢。陈老师的身体不由地颤抖了一下,他的手迅速抵在对方胸前微微用力,示意对这种事情的抵抗。


吴亦凡也没有为难,规矩地松开了老师,只见陈老师眉眼含春地看着自己,嘴唇被亲吻得有点红肿,还没有被自己多看一会儿,就羞怯地垂下了脑袋。


“快点开门啦,待会儿会有人看到的。”陈老师催促着拿着钥匙的吴亦凡,胡乱地扯扯衣服,眼睛四周看了一遍才安下心,在门开的一刹那就推着吴亦凡走了进去。


9.


厨房里的声音还没有停,陈老师又朝着那里望了一眼,本来想着两个人一起做一顿晚饭,来度过第一个情人节,没想到吴亦凡主动揽下了所有的活,让自己乖乖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等着他出来。也不知道一个人忙不忙得过来。


陈老师蔫蔫地换了一个频道,里面正在放各地的新闻,他索然无味地关了电视决定去厨房看看吴亦凡。谁知他才起来,厨房门就被打开了,吴亦凡一围着围裙,带着袖套有模有样地端着一碗鲫鱼豆腐汤走出了厨房。


“老师,过来吃吧。”


“哦。”陈老师应了一声,就跑到了打算进厨房的吴亦凡身旁,一把搂住对方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的侧脸上,“我的凡凡好能干。”


吴亦凡受宠若惊地也在对方的脸上亲了一口,拉下了他的手臂,在他的屁股上拍了拍道:“你现在就知道你老公能不能干了?”


“没羞没臊的,什么我的老公。”


吴亦凡笑了笑没说话,倒是陈老师有些赧然地坐在了桌前,却也管不了那么多,拿起汤匙舀了勺汤就往嘴巴里塞,浓郁的香味夹杂着鱼肉的鲜美一同浸润舌根上的每一根神经,他满足地咂咂嘴。这时吴亦凡又端出了两道菜,一道白灼虾,一道咸蛋炒苦瓜。


10.


“咔”一声,陈老师猛地扔了饭碗捂住了脸颊,牙齿咬到硬物的感觉真是难受极了,对面的吴亦凡却不动声色,反而面带笑意。陈老师白了他一眼,待牙齿的疼痛减轻了才吐出了那东西,他的舌头告诉他这样东西是一个环,不是石头。


陈老师突然明白了什么将东西吐到了自己的掌心。


那是个戒指。


“老师你看。”吴亦凡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戒指,“我们是情侣戒。”


陈老师也笑着亲了亲戒指然后套到了自己手指上,刚刚好。


他跑到吴亦凡面前,吴亦凡转过身看着他却没有站起来,陈老师主动用食指挑起了吴亦凡的下巴,一口亲在对方油亮亮的嘴唇上。


11.


不老歌走起


12.


原本是没有打算做那件事情的,但是陈老师对吴亦凡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两个人从客厅一路做到了卧室又在浴室里做个没完,他真的是疯了。吴亦凡悲哀地想着。昨晚两人实在是太过缠绵,都忘了回家,今天怎么说才好呢。


“嗯……”身旁的陈老师嘤咛了一声,那声音还带着浅浅的情欲的味道,吴亦凡在对方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偷偷在额头上印了一个吻。随即陈老师就醒了过来。“亦凡……早安。”陈老师睁着朦胧惺忪的眼睛,对着早就醒过来的吴亦凡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可爱极了。


“早安。”吴亦凡刮了刮对方的鼻梁,就拉着陈老师起了床,“快去刷牙洗脸,早饭我做好了,今天吃点清淡的吧。”


不说还好,一说这些,陈老师的脸就不争气地红了,嘟囔了一句“还不是你”之后,就彻底垂下了脑袋。


吴亦凡笑了笑,帮着他扣好了衬衫的扣子,就拉着陈老师从床上下来。陈老师的腿因为昨晚激烈的情事还微微打着颤,他顿时羞红了脸,本想打开吴亦凡的手,却被对方一把抱了起来,他只能顺从地搂着对方的脖子,任由罪魁祸首把自己抱到洗手间。


13.


“凡凡,怎么昨天一夜都没有回来,手机也没人接,打电话给店长说你早就走了,你这是要急死我和你爸呢。”


“放心吧妈妈,昨天七夕节,大家一起出来玩呢。”


“是吗?可是我问了你的几个同学都说你没去啊。”


“放心吧妈妈,我现在已经在店里了,我没有做坏事,今天就回去了。”


“那你可要早点回来啊。”


“我知道了,我要工作了,晚上见。”


吴亦凡无奈地挂了电话,心里也不是那么痛快,他和老师的这段感情始终是要公告天下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被他父母接受,如果不接受就私奔好了,也不是那么大不了的一件事情。


    有些事情想着很简单,做起来却难得有些可怕。


14.


    咖啡店一如往常打烊,陈老师站在门口,吴亦凡脱掉了工作服就奔了出来搂着他的陈老师直接亲了上去。店长早就习惯了每天下班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任何偏见,见怪不怪地调头就走。


店长走后两个人又亲吻了许久,直到陈老师实在是受不了了,两只手打着吴亦凡的肩背,吴亦凡才将对方缓缓松了开来。


“下次不许这样。我难受。”


“我觉得老师不是难受是享受。”


“你……”


“凡凡。”兴许陈老师和吴亦凡在二人世界里太过沉浸,都没有发现不远处站着的中年妇女。


15.


那一次之后吴妈妈出现之后,陈老师就再也没见过吴亦凡了,当初报考的学校经人打听也没有去报到,他想应该是去了国外,反正他家有钱。两个人没有分手也没有再联系,但是陈老师还是在心里默默想着吴亦凡,那个比自己小了五岁的孩子,那个会向他索吻,会主动搂着他安静入眠的孩子。


他真的好想。


时间不知不觉也这样过去了五年。


那年秋天学校突然临时让他去继续教高三,因为原本带那个班级的数学老师生宝宝去了,而这个临时换任临时到了现在,他还是在教高三。听领导的口气是说,是因为她前两届带的都很不错。


虽然被认可了自己的教学方法和水平,可是总是教高三很累啊。


陈老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打算继续埋头批这个星期刚刚考完的周考试卷。


“给。”隔壁桌的老师经过几次轮换,又换回了苏老师,他刚进门就随手扔过来两袋喜糖,“老陈,给你喜糖啊,一定要吃哦。”


“诶?”陈老师接过了那两袋喜糖,脸上露出了又是惊喜又是疑惑的神情,“苏老师,你怎么结婚了都一点消息没有!”


苏老师走过去白了他一眼,拿起手边的红色水笔在陈老师的头上一敲,才说:“我们也就意思一下,这喜糖还是专门给你买的,亲戚们哪敢告诉啊。”


“是上次那个男孩子啊……你爸妈同意了?”


“泽阳跪了一天一夜,险些跪残了才答应的。”


这回苏老师也成家了,因为那个叫泽阳的小子原先就有个女儿,想想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也真是有些羡慕。


而今年陈老师三十岁了。


16.


最近学校要来一个新人老师,也是教数学,大概是有些来头,虽然校方还没有公布名字,但是已经指了名要陈老师来负责了。现在只能希望对方是个听话的徒弟。


17.


十一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了,今天又是冬雨绵绵不断,陈老师也很不幸地加入了感冒大军。原本陈老师的身体就并不是百毒不侵的那一种,正赶着换季感冒高发期,全班都没几个挺立不倒的,经常一上课就是三节四节连着上的陈老师,没有留意就被病毒入侵了。


“哗啦啦……”办公室的窗户被打开,冷风股股地灌了进来,陈老师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从口袋里拿出纸巾转过身嘶溜嘶溜地把即将要流出来的鼻涕都擤在了纸巾上,然后擦擦通通红的鼻子再把纸巾扔进了纸篓里,“苏老师,你说今天新人老师就要来了吧,怎么现在还不知道名字。我好歹是他的师父。”


“到时候不就知道了,或许增加点神秘感也没什么不好。你不是正在想人家?”


苏老师现在无事一身轻,只要管好那些闹心的孩子就够了,可是他不一样啊,孩子们闹心不够,还要来一个神秘感十足的徒弟。


“我心里总是有个预感,这个新人老师我认识。”


“你以前的学生?”苏老师好像也被这个话题吸引了,他用手撑起了下巴,笑着说,“人家好像是从国外留学回来吧,你的学生好像除了吴亦凡,没有人出国了吧,读师范的也没几个。”


陈老师笑了笑不再说话。


也许真的是他,也说不定。


但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18.


今天新人老师好像没有出现,现在已经放学了。陈老师有些失落地看着走廊外孩子们一个个撑着伞在迷蒙的细雨中小跑着离去的背影,他今天好像又没有带伞。天气预告总是在驴他。


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在下雨天忘记带伞,因为他知道那个孩子不在,应该不会有人再借他伞,不会有人搂着他,也不会有人带着他一起跑到车站,也不会……


突然而来的头顶上的阴影让陈老师所有的思绪都停止了,他的眼眶里几乎在那瞬间就盈满了泪水,却没有落下,他现在根本没有勇气回过头去。


“陈老师?怎么不走?”身后熟悉的声音在告诉他,借他雨伞的人是一个办公室的苏老师,而不是心里一直想着的吴亦凡,而他并不知道自己心里竟然是这么地想他。


明明过去了五年。


“陈老师?”苏老师见陈老师不走,又叫了一声。


陈老师眨了眨眼睛,那些本就不该出现的眼泪也就回到了眼眶里,他回过头,笑了笑说:“你先走吧,我再等等,我的家离得有点远。”


苏老师也没有办法,陈老师好像有些心事,希望这场雨快点停。带着这样美好的期待苏老师和陈老师道了别就撑着伞走进了雨中。


19.


依旧等到了五点半,天已经变得昏沉了,但是雨却还是在下,陈老师转过身望着空荡的教学楼没有一个人影,自己还在妄想些什么,吴亦凡那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再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阿嚏!咳咳咳!”陈老师身上一凛,喷嚏咳嗽就都一股脑儿冒了出来,他连拿纸巾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用手捂着自己的口鼻。


“我不在,你就是这样照顾你自己的?”


“我没……”


陈老师的话戛然而止,他擤鼻的动作也停留在那一秒,不敢动弹。他的身体被搂进了温暖的怀抱,那人温暖的鼻息触碰着自己的颈项,好像冬天所有的寒冷都被驱走了。刚刚被打喷嚏咳嗽刺激得打转的眼泪一下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他微微垂下头,那些被风吹得凉丝丝的眼泪一滴一滴滴落在吴亦凡的手上。


“对不起。”吴亦凡将人转了过来,他的手指轻柔地擦去对方肆意的泪水,然后不顾那一脸的泪水鼻涕再一次把陈老师狠狠地搂进了怀里,“我回来了,我好想你。”


“你真是个混蛋!”陈老师的手一点不留情地打在吴亦凡的背上,被拍得狠了的吴亦凡连连咳了几声,陈老师才心疼地放开他,“是不是真的痛了?那我下一次轻一点……”


吴亦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吻住了那一张微微开启的嘴唇。他在梦里不知道肖想过多少次这样和陈老师接着吻,没有任何的顾虑犹豫,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次真的没有下次了。因为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20.


所以事实很明显,吴亦凡就是这个带着浓厚神秘色彩的新人老师,同时也是陈老师的徒弟。


办公室里终于不是两个人了。苏老师很高兴地想。


21. 


“凡凡,你告诉妈妈,刚才在街上和你接吻的是不是你们学校的陈老师。”


“妈妈……你……”


“先回答妈妈。”


“是。”


“明天就去加拿大,刚刚你爸爸都联系好了。”


“妈妈你说什么?!”


“其他的我们会替你处理好的。”


“那陈老师呢!”


“你们这样不仅耽误你自己,还耽误陈老师!他是老师,你是学生,关键你们是男人!传出去你不介意,陈老师的前途会被你毁掉的,你知不知道!”


“难道我不能养着他吗。”


“你自己现在还是个孩子。”


“给我五年的时间。”


“如果那时候他还喜欢着你,你也喜欢着他,我就让你们在一起。”


“我会的。”


22.


一年后,两个人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小名叫作娜娜,长得水灵水灵的,因为家里人没办法再养育一个孩子,所以把孩子报到了孤儿院,而那天正好被想要去孤儿院看望孩子们的两人撞见了。


娜娜一开始总是哭啊闹的,陈老师和吴老师抱着就没了声音,两人当下就起了念头,转头办好了手续就把娜娜领了回家。


领养娜娜的时候她才六个月大,襁褓里的小娃娃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地叫唤,还不停地要喝奶,白天的时候两个人都在学校,所以吴妈妈会帮忙带着,只有晚上和周末是陈老师和吴亦凡换着带。


今天是周末,一大清早小娃娃就开始饿得哇哇大哭,昨夜“忙”到很晚的两个人,根本就睁不开眼睛,更不用说起床冲奶粉给孩子喂奶了。可是孩子不喂奶就吵得难以入睡。陈老师被折腾得浑身酸痛,迷迷糊糊地想要爬起来又被吴亦凡给塞了回去。


他说:“你还是睡吧,我来就好了。”


“哦。辛苦你了。Mua~”


陈老师对着被子亲了一口,吴亦凡本来还想凑上嘴巴,谁知道是这个结果,他哭笑不得地替他掖了掖被子就穿起了毛衣套上家居服,把娜娜从摇篮里抱了出来。


“乖乖的娜娜,你的妈妈还在睡觉,我们出去好不好?”


为了不再打扰还要睡觉的陈老师,吴亦凡一边抱着哄着宝宝一边悄悄关上了房门。


23.


在吃完了爸爸亲自泡的奶粉之后小,宝宝吃得饱饱的在吴爸爸的怀里打了一个饱嗝,脸上格外满足。吴爸爸凑上去亲了一口,却被自己的小宝贝嫌弃没有刷牙,撇了一个头继续打了几个嗝。


“嘿!怎么还不让我亲,我是你爸爸!”


“嗝~唔~”小宝贝打了一个嗝,刚刚吃进去的牛奶就被吐了出来,吐了吴爸爸一身,还不自知地吐了几个泡泡。


这会儿陈妈妈也起来了,他打开房门靠在门框上伸了一个懒腰,眼睛一睁开就看到了吴亦凡藏青色的家居服都被孩子吐出来的牛奶给弄脏了,黏黏糊糊的一大片。


陈爸爸焦急地走到吴爸爸的面前一把抱过了娜娜,吴爸爸欣慰地想要接受自家老婆的安慰,陈爸爸已经抱着娜娜走开了。


“嗷嗷嗷~宝宝乖~爸爸抱抱~是不是你妈泡的奶粉不好吃,待会儿你爸给你泡~来爸爸亲~”


吴亦凡还睁着期待的眼神,两只手摊在半空中,最终还是无奈地垂了下去,对着逆光的背影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完)


重要的话写在最后:欢迎大家加入凡等大队!!129306758一起来玩吧~就要玩在一起哦~感谢所有坚持着看完文的天使们,我爱你们!!Mua~

评论

热度(54)

  1. 等等的小透明清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