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忽而春始初逢君

大师兄么么哒:

嘤嘤嘤原来雷的不是剧情是文笔!这才是活色生香正确的打开方式≧﹏≦


窝要每天洗胖次:



手动发糖~~~~~




远尘还是可以甜甜甜的~~(づ ̄3 ̄)づ╭❤~(づ ̄3 ̄)づ╭❤~




 




 




二月里桃花正开得芬芳。




宁致远觉得,在这样的好气节里,不干点什么坏事,全身的骨头都痒的厉害。




正好看到几个恶霸在调戏一个姑娘,头脑一热就上去解围了。




英雄救美也不是什么好干的活计,宁致远扯着姑娘的手一边跑一边不着边际的想着。




姑娘挎着的花篮里的桃枝颠落了一地,要是没有脸上的一块淤青的话,宁致远用空闲着的另一只手摸了一下刚刚被人一拳打到的地方想,还真是一副好景致。




身后的叫喊声渐渐小了下去,宁致远停下来回身,就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把那几个恶棍都扫趴下了。




真是帅得一塌糊涂。




黑色的风衣,驼色的围巾垂到胸口,黑色的裤子紧紧包裹着修长的腿,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面容,但是轮廓看着很舒服。




他迈着长腿走过来时,宁致远都要感觉他背景里开出花来了。




事实上他的确是踩着散落的花枝走来的。




简直像花仙子一样。




“你们没事吧?”




声音干净,走近了看,人也长得干净的很,清秀挺拔,笑起来暖暖的,一点不见刚刚打架时的狠厉。




“没、没事。”被宁致远不小心忽略了的姑娘羞涩的垂下头去,“我叫乐颜,谢谢公子出手相救。”




“你怎么不谢谢我?”宁致远不满的出声。




“你简直要把我的手拉断啦。”乐颜瞪了宁致远一眼,注意到安逸尘的目光又含羞的垂了眼睫。




真是搞不懂女孩子,宁致远在心里嗤了一声,还是自家呆蠢的小妹好懂。




“你干嘛总是跟着我?”




“谁让你搅黄了我英雄救美的大计,还让妹子看上了你,我总得要点赔偿吧。”




宁致远一脸无赖的看着男人,对着男人因他蹙起的眉间更加得意起来,就觉得男人无可奈何的表情搔的他心里痒痒的。




“那你要什么赔偿呢?”




宁致远认认真真的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知道。”




男人好笑的弯起了眼睛,一闪一闪的,像是掉了星星进去,让宁致远不由得呆了呆。




这蠢样可真不符合我的身份,宁致远想。




“你是什么人?”




“我是这魔王岭的小霸王——宁致远,你又是什么人 ?”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卖什么关子啊,连名字也不肯告诉。




也罢了,反正凭着你的大长腿我也会再认出你来的。




 




宁昊天带着新换的大夫到宁致远房里时,惊的宁致远打碎了一只景德镇刚产的青瓷杯。




“原来你是个大夫。”




“宁少爷,再多动的话穴位就戳不准了。”




“正好,如果你医不好我,算上上次的事,就在这里打杂一辈子来赔我。”




“宁少爷放心,逸尘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宁致远看着凑得他极近,专注的帮自己扎着针的男人想,本少爷才没有不放心呢。




本少爷可是看上你了。




 




制香世家的大少爷没有嗅觉,是万万不能泄露的秘密。




宁致远一点身为继承人的自觉也没有,成天以闯祸为己任,宁老爷几番管教无果后,也就由得他去了。




不过最近宁老爷觉得府上安宁了许多。




因为宁致远的全部心思都花费在了安逸尘身上。




“逸尘老弟,南门的板栗饼味道一绝,来来来,我带你去尝尝鲜。”




“逸尘应该比宁少爷虚长几岁,老弟这个称呼会不会不太妥当啊。”




“那可不行,我要关照着你,你自然是我老弟了。”




安逸尘没有辩驳,宁致远也就亲热的一口一个[逸尘老弟]叫着。




今天是板栗饼,明天是玫瑰酥,宁致远带着安逸尘几乎淘遍了整个城镇,安逸尘天天被拉着出去游玩。




逛着逛着桃林又遇到了上次碰巧救下的乐颜。




少女梳着麻花辫立在桃树下,天然的有种人面桃花相映红的美感,但宁致远很快又和她吵闹起来,甚至孩子气的赌咒要烧了这片桃林。




“干嘛和女孩子这么斤斤计较?”




“我不喜欢她。”




宁致远气鼓鼓的看着拦着他的安逸尘,吞下了后半句话——[我只喜欢你呀]




真像个小孩子,安逸尘看着小霸王暗恨恨踢石子的样子想,但是并不讨厌。




 




“你有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没有。”




“怎么会……”




安逸尘俯下身靠近宁致远,仔细检查他的脉象,一副大爷样坐在凳子上的小霸王顺势扣住安逸尘的手腕,用力一拉,安逸尘就跌坐到了宁致远腿上。




宁致远凑近了安逸尘的脖颈处,整张脸几乎要埋入安逸尘的衣领里。




“现在闻到了,好香哦!”




“胡闹些什么呢你。”




安逸尘别过脸去,倏地挣脱开来起立,被宁致远蹭过的地方发着烫,安逸尘失去了对自己心跳的控制。




“才不是胡闹。”小霸王的眼睛亮晶晶的,只融了安逸尘一个人的身影,“我老早就决定了,要是有朝一日鼻子真的好了,我第一个闻见的,一定要是逸尘你的味道,这样我就能记住一辈子了。”




安逸尘脑红了脸,在宁致远欢快的笑声里,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终究没有干脆的甩门而去。




 




宁家一天比一天更信任这个给他们带来奇迹的安逸尘。




毕竟拥有嗅觉的宁致远,才算是个合格的宁家人。




安逸尘想,差不多可以了吧。




他的手心紧张的冒了点汗,潮潮的黏腻感吸附着他,令安逸尘十分难安。




宁致远说过,宁家最重要的香谱就放在宁老爷的房里。




那时宁致远向他开着玩笑说:“老爹每天都抱着本香谱睡觉。”




然后从后面一把把他抱住,“抱着香谱有什么意思了,以后我可要一直抱着逸尘睡觉!”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吧。




安逸尘捧着香谱,父命难为,父命难违。




 




宁致远在桃花林里找到了正在一页一页烧着香谱的安逸尘。




安逸尘头埋得极低,他怕他受不住宁致远仇恨的目光。




“是你啊……”




“我从开始不就说过么,你会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的。”




安逸尘开口只能发出沙哑的声音来,低覆的眼睫一颤一颤,像是快要落下泪来。




火舌很快就卷烬了香谱,明晃晃的火光照映下,安逸尘的脸色却异常苍白,尖细的下巴那绷的死紧,大概是在用力咬着下唇的缘故吧。




他站起身来快步的离开,这一切让他感到疲惫,没有一丝复仇成功的喜悦。




宁致远大概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吧,那些甜言蜜语,会有一个更合适的人来承受的。




宁致远确实没有追上去,只是对着不停向前走着的安逸尘大喊。




“你出现在我身边,救我,医治我,陪着我,都是为了利用我?”




“……是。”




“那你也从来没有喜欢我?”




“……没有。”




“我不相信。”




小霸王说的斩钉截铁,让安逸尘诧异的回望了过去。




“我说过,我不相信你。”宁致远远远站着,嘴角甚至浮现一点笑意,“安逸尘,你总是那么狡猾,欺瞒我,利用我,和我说的没一句真话,所以你说你不喜欢我,我也不相信。”




安逸尘愣愣看着宁致远,忽然留下泪来。




默不作声的泪流满面,两人隔着长长的距离,没有人离开,却有人靠近。




宁致远慢慢走到安逸尘身边,用胸膛接纳了男人哭的伤心的面庞。




“别哭啦,逸尘,你知道的,你一哭,我就什么办法也没有啦。”




“我可是顶顶聪明的小霸王,你要哭傻我么?”




 




恩恩怨怨恍如隔世,不过确实也是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了。




而如今现世悠长,何不怜卿?




况且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老祖宗的话总归是有他的道理的。




所以宁致远想,既然在春天遇到了合适的人,就这么一起走过一辈子吧。




他的右手扣住了安逸尘的左手,纤长的指节一根一根叩开另一双完美的手骨,十指交缠。




鞋底沾了桃花,踩在路上像踩在梦境里一般,就这样牵着走了一路,桃花落了一身。




大概还能一起走过一生吧。




宁静致远,安逸出尘。




 




“香谱没了,没关系吗?”




“没事没事,让宁佩珊默一份就好啦。”




 




 




哎嘿被自己给甜到了呢(*/ω\*)




一发完不算新坑哦




好久之前写了一个标题终于完了它啊,好有成就感!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