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猪扑满(一发完)

乌鸦和元宝:

请支持等等好饿


请支持等等好饿


请支持等等好饿





全架空。脑洞系。兔砸等类似物……依然是人兽叉,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扑满就是储蓄罐。


 


0


李峰峰五岁生日这天收到了很多礼物,他坐在地板中间思考片刻,小肉手抱住了最大个的礼物盒。


 


送礼物的叔叔微笑道:“峰峰,这个是piggy bank,你每天喂他一个硬币他就会很开心的哦。”


---------


1


这之后,李妈妈每天都会在上班前留一个硬币在桌上,李峰峰的闹钟一响,他就会准时从床上爬起来投喂小猪储蓄罐。


 


那个储蓄罐和别的猪扑满不太一样,是很少见的正球形。外壳上铺了一层柔软的粉色短绒毛,圆圆的眼睛只有吃到了钱才会弯起来,卷尾巴也一抖一抖的。


 


李峰峰把他抱在怀里,笑眯眯地摸猪头。


 


猪扑满拿耳朵蹭他的手。


 


2


李峰峰带着这只猪扑满度过了相当长的岁月,而他好像从来没有满过,依然是每天要吃一个硬币。


 


长大一点的李峰峰没了当时的热忱,偶尔会发懒,可是第二天投再多硬币,猪扑满也不会笑给他看了。


那样李峰峰的脑袋里会被猪尾巴环绕一整天。


 


上了高中的李峰峰选择了住校,入学前几天,他整理了好几大箱行李,沉重得让他直接放弃了自己去学校的念头。


“哼唧哼唧……”


李峰峰猛地转头,就见光秃秃的书桌上,猪扑满正站在边缘眼巴巴地看着他。


 


李峰峰犹豫片刻,拿起它摇了摇:“也不是很重呀。”


 


猪扑满猛点头。


 


李峰峰不满意了,又摇了摇:“我都喂了你十多年了,为什么一点重量都没有呢?别人的储蓄罐半个月都会很沉的啊。”


 


猪扑满眨眨眼睛,卷尾巴一颤一颤的整只猪都在颤抖。


 


李峰峰手上突然一沉,从未感受到的重量差点压断了他的手腕,“哐叽”一声,昂贵的地板被砸出了一个圆形坑洞。


 


猪扑满打了个滚,拿前脚象征性地抓了抓被撞疼的身体,目光炯炯地看着李峰峰。


 


李峰峰揉着手腕,斜睨着罪魁祸首:“带你去就是了,妈妈问起来你要承认是你砸的哦?”


 


猪扑满点点头。


 


3


带着幼年的储蓄罐去上高中,李峰峰也算头一个了。


 


七八个男生虽然不熟,但是联合起来起哄李峰峰幼齿的样子还是让他拉不下脸。


 


但闹得最凶的两个人被更加凶悍的猪扑满吃掉一个星期的午餐费就不敢吱声,李峰峰说着抱歉拿自己的钱补给他们的时候还是有些暗爽的。


 


随手把闷头往人家暗藏的钱袋拱的猪扑满挖出来,点着它的猪鼻子说:“以后不能这样了哦。一个星期没有硬币吃。”


 


猪扑满哼唧两声,眯着眼睛打饱嗝。


 


4


当天下午,李峰峰趁其他人都去上体育课,盘腿坐在床上抱着短毛的粉色猪扑满询问道:“你也可以吃纸币吗?”


 


怀里传来不屑的哼唧声。


 


李峰峰抽抽嘴角,这都是哪里来的骄傲?


一巴掌拍在猪屁股上:“那就快给我吐出来!”


 


猪扑满一听要吐钱出来,刚想冒出的头猛地扎了回去,剧烈地摇动着。


 


李峰峰拎着卷尾巴把它提到半空:“别撒娇,没用,给你还了债我都没钱吃饭了。”这句话当然是假的,李妈妈给了李峰峰多少钱没有比猪扑满更清楚的猪了。


 


卷尾巴被它自身可观的体重拉的溜直,四只猪脚疯狂地乱抓,嘴里哼唧声愈加惨烈。


 


李峰峰刚想收手谁知猪尾巴居然……


 


崩的一声,断了。


 


 


穿着白T的短发少年压在李峰峰身上,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略懂粤语的李峰峰隐约听到“1121号,等等”,他呆滞地张开嘴,只觉得身上的重量把所有的肺泡都压平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5


等等给李峰峰端茶倒水拍背揉胸了半天,才让受到惊吓的人缓过神。


 


等等收回手坐到桌子上——猪扑满经常摆放的位置,两条长腿晃来晃去。他脸上带着探究的神情,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峰峰。


 


“我……我以前好像揪掉过你的尾巴,为什么……”李峰峰握着杯子的手越捏越紧。唉呀妈呀有妖怪。


 


等等沮丧地皱起八字眉:“%¥#@!#¥%……&*(”【第一次的时候失败了,我果然是个失败品。】


 


李峰峰看着饲养多年的猪扑满变成只会讲粤语的小男生还会叹气,想了想还是打算安慰安慰。


 


谁知等等马上元气十足地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说:“!@¥%……&(*&¥#@!”【不过没关系,尾巴长好了之后还是激活成功了嘛!你不要放在心上!】


 


李峰峰:“……我,我没有很在意……”


 


6


想办法在同学面前把突然出现的大活人糊弄过去,李峰峰持续高压工作的脑袋简直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他是我舅舅家的小孩,他叫,叫,”李峰峰皱着眉拼命思索自己的麻麻舅舅还有外公的姓氏:“他叫陈等等。”


 


坐在一旁玩硬币的等等抬起头看他,怪声怪调地学着说:“等等,他叫陈等等。”


 


明亮的笑容和酒窝简直把在场的人闪了个人仰马翻。


 


李峰峰吞吞口水,干笑着把等等拖到身后。


 


7


李峰峰开始教陈等等普通话。


 


可惜这学生是天使的外表猪的灵魂,不仅基本的发音拗不过来,还差点把李峰峰的一口播音腔带到大西北去。


 


李峰峰抓耳挠腮的样子让陈等等在座位上笑得前仰后合,直到陈等等基本能用怪异的国语表达意思的时候,完美主义的李峰峰也不得不放弃了教学。


 


“你要怎么才能变回猪?”


 


陈等等茫然地眨眨眼睛:“不知道沃。”


 


李峰峰又叹了口气,这样每天不需要投钱进去也算是方便许多,只是睡觉的地方小了点罢了。


 


8


宿舍的老五拿着一张百元钞对着日光灯愁眉不展。


 


本来一副好学宝宝样子在和李峰峰练普通话的陈等等突然看到,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拖着拖鞋坐到对面。


 


老五疑惑地看着托腮正看他——或者说他手里的钱——还笑得很好看的陈等等。


 


李峰峰心道一声糟糕,虽然是猪的灵魂,可还是改不了爱钱的本真啊!


 


李峰峰在陈等等之前握到了那张钞票。


 


陈等等嘟起嘴,幽怨地看着李峰峰。


 


李峰峰瞪了他一眼,问老五:“怎么了?”


 


被他们眉来眼去的一番似乎内有风云的无声交流震撼到的老五呆滞地回答:“看不出真的假的。”


 


李峰峰举到陈等等眼前:“你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一个专门吃钱的家伙肯定能一眼看出真假。


 


陈等等往前探身子,一脸的正直:“假的沃!”


然后张嘴就去叼。


 


李峰峰用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淡定的还给老五:“放心花吧,是真的。”


 


耍滑被拆穿的陈等等含着李峰峰的手指,毫不愧疚地附和点头。


 


 


9


李峰峰知道陈等等可以随意变身的时候差点砸掉整只猪。


 


“你!你!”修长的手指对着猪鼻子直发抖:“你不是说不会变成猪吗!”


 


丢了尾巴的猪扑满瑟缩着,陈等等委屈的声音从塞钱的猪嘴巴那里传出来:“窝又不是猪沃!窝只会变回储蓄桶不会变成猪的沃!”


 


李峰峰觉得自己不太好。


 


10


“喂,我没钱吃饭了,你吐点钱给我。”李峰峰抚摸着怀里的小粉猪。


 


等等拱了拱:“不给你沃。那都是窝的。”


 


“财迷!”李峰峰把猪扑满摇了摇:“再小气我把你丢掉了!反正钱都拿不出来!”


 


陈等等马上摇头:“不要不要!我给你就是了。”


 


猪扑满的肚子底下开了条缝。


一个硬币一个硬币地挤下来。


 


到第十个的时候猪扑满不想给了,踢给李峰峰:“这些就够了沃。”


 


他想了想,小猪脚又压在其中一枚硬币上:“这个是窝今天的份沃。”


 


李峰峰握着九枚硬币特别有砸了他的冲动。


 


还好他忍住了,机智地在便利店把一个一块硬币换成了十个一角钱,一字排开摆着眉头皱的死紧的猪扑满前面。


 


伙食质量下降了。


 


猪扑满撇撇嘴,滚下桌子的同时,人形陈等等出现了。


 


“那窝陪你饿好了,这种mode不需要吃硬币的沃。”


 


11


“李峰峰,隔壁班花过几天生日了,你要不要送她东西。”


 


送东西=花钱=李峰峰要找他要钱


李峰峰恢复供猪能力的第一天,陈等等就变回了扑满,此时昏昏沉沉的脑袋突然清明,紧张的望着说话的男生。


 


李峰峰皱起眉:“她上次也送我东西,所以是要回礼咯?”


 


对方恨铁不成钢地点头,猪扑满猛摇头。


 


“等等乖,吐钱给我。”


 


“补药。”


 


“我只问妈要了伙食费啊,她说其他的钱都从你里面拿。”


 


“补药补药。”


 


“……”


 


磨了半天嘴皮子还是无果,李峰峰忍无可忍地捏着猪鼻子下面的钱孔:“我动粗了啊!”


 


猪扑满挣扎着宁死不从,李峰峰发现问等等要钱的困难等级上升了一个。


 


手上还没有动作,怀里已经多了一个软软的少年。


陈等等眼眶红红地咬住泛红的下唇,半晌对着被压在身下的李峰峰控诉道:“尼抠窝喉咙!窝要告诉尼麻麻你乱花钱!”


 


“……”李峰峰os:我的手还没有伸进去怎么抠到喉咙的……


 


“那就不送了……”


 


“嗯,那就好。”


 


之后李峰峰还是瞒着睡着的猪扑满向别人借了钱,还了那女生的人情,从此不敢再乱收礼物。


 


可惜最后还是被猪扑满知道了,那少年直接飙出了眼泪,嚎啕大哭的样子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欺负人的李峰峰投向最诚挚的鄙视。


 


“行了行了别哭了,不会有下次了……”


 


“真的沃,尼不骗窝的沃?”陈等等一秒止住哭,抽抽噎噎地问。


 


“真的,我现在都不收礼物了,就不需要还礼了。”李峰峰赶紧顺毛抚摸自己的财政大臣。


 


“李峰峰,我一个学姐非要送你的……”


 


“……”“……”


 


 


“喂,你怎么连硬币都不吃?”


 


“哼。”


 


“你已经三天没吃了,饿不饿啊?”


 


“拿远一点。”


 


“……”李峰峰掏出三张一百块:“这三天都折换成这个行不行?”


 


缩在床角紧闭双眼的猪扑满挑起一边眼角:“那,那窝这次就原谅你了沃!”


 


李峰峰松了口气,养只猪真是太花钱了。


 


12


过了很久很久,李峰峰的财政大臣猪扑满先生变成了他的内务部长。


 


嗯,除了管钱,还管其他一切生理和心理的双重需求。


 


陈等等按着李峰峰的手在自己的腹肌上游走:“这个是让钱变得很轻的按钮,这个是让它们换成支票的按钮,还有这个……”


 


“……完全没感受到按钮……”


 


“唔,这边是语言切换,这个是英文模式,这个是普通发模式……”


 


“……你是说,你可以讲普通话的?”李峰峰咬牙切齿地问,手上用力不小心按了下去。


 


陈等等再次张开嘴巴已经是一口正经的京片儿。


 


李峰峰捂住他的嘴:“别说了别说了!!!给我换回广东话版!”


 


13


 


“峰峰,什么是扑满?”陈等等疑惑地翻着一本书。


 


“你就是扑满啊。”李峰峰头也不抬。


 


“为神莫这么叫?”


 


“入而不出,积而不散,以前的人以为这样是不好的,所以满而扑之。就是说满了的时候就摔碎它。扑就是摔的意思。”李峰峰漫不经心地回答。


 


谁知陈等等紧张地跑过来,抓着李峰峰不撒手。


 


“怎么了?”李峰峰往外拽自己的袖子。


 


“那尼会不会扑窝?”陈等等眼眶泛红,一眨不眨地盯着李峰峰。


 


李峰峰终于放下手里的书:“什么?”


 


“要是有一天窝满了,尼会扑窝吗?”


 


李峰峰掐住他的细腰把他抱起来,陈等等立刻讨好地用双腿缠住他。


 


“你都这样说,那我真的扑了啊?”


 


“……呜……等,等一下……”


 


------------拉灯。 



评论

热度(99)

  1. Queen of Dreams🐵 转载了此文字
  2. 等等的小透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