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宠物志 下

乌鸦和元宝:

请多多支持等等好饿



【艰难的更新】




 


“班长,你订了几号的票回家?”


李易峰正趴在桌上和略微发福的小兔子鼻尖碰鼻尖,闻言漫不经心地说:“三天之后吧。”


 


“考完就走?那等等怎么办啊?给宿管大叔?”


 


李易峰和小兔子都是一愣,随即视线相交,对望了两秒。


等等抖着短耳朵,挪着胖成球的身体把前腿搭在了李易峰的手指上,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李易峰被看得有些发毛,忍着没有把手收回来。


“呃,能办托运吗?”


 


“带宠物上飞机很麻烦吧?等等有检疫证明吗?”


 


李易峰翻了个白眼,全男生宿舍楼都知道这只高智商短耳兔是他白捡的。也想过给它打个疫苗,正巧赶上宠物店给兔子们搞活动,李易峰就带着它去了。可等等见了针头跑的比其他兔子跑的都快,要不是李易峰佯作生气地拧紧眉头喊它回来,恐怕会引起在场所有兔子的大面积恐慌。


 


李易峰对着忧伤的兔子背影再三保证不再带它打针,等等才勉为其难地原谅了他。


 


于是等等在如此这般的溺爱下,成了没有检疫证明的“黑户”,长期驻扎在男生宿舍楼,将一干人等辐射在随时有可能感染不明病毒的危险下。


 


罪魁祸首李易峰去宿舍楼溜达了一圈,发现很多人打算把自家宠物放在宿管那里一假期,浩浩荡荡地在屯粮并和宿管套着近乎。


李易峰烦恼地耙了耙头发,带着新的冬季兔窝和兔粮回到寝室。


 


脖子上戴着个W的等等一看见他就撒开小短腿跑了过来。


 


新买的兔子窝和之前那个差不多大,大部分包裹着颜色鲜亮的条纹绒布,正反两面则是粉底白点。门的位置只是挖了个圆形的洞,上方还有长长的兔耳朵。


 


李易峰看着等等两步跳进去摊开腿好像很喜欢的样子,他也就刻意遗忘了带这个回来的羞耻。


 


李易峰把兔窝抱了个满怀,在宿管的小屋子门口探头探脑。宿管大叔是个典型的北方男人,屋子里虽算得上干净,但扑面而来的烟味儿和尘土气让李易峰屏住了呼吸。一只大黄狗趴在大叔脚下,看见来人倏地抬起了脑袋。


大叔敲了敲满是茶垢的茶缸,笑容满面地说:“小伙子,打算把宠物放这儿啊?”


 


李易峰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点点头。


怀里的笼子突然晃荡了一下,圆形的门口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短耳朵不可置信地立着。


 


大黄狗站起来,李易峰慌忙腾出手来把兔子脸按了回去。


 


“大叔我是很会养宠物的,你们这些学生回去有他们陪我也好!我住的不远,等过完年回来你再来拿啊?”大叔说着就想去拿笼子。


 


被热情吓坏的李易峰紧紧抱住兔子窝,倒退两步:“不是,呃,我是说,很多人把宠物放在这吗?”


大黄狗跑到黑黢黢的床底下踢了一只乌龟出来。


 


大叔点着了一根烟,悠悠地说:“是啊。”


 


李易峰落荒而逃。


 


 


 


李大班长对着兔窝唉声叹气。航空公司的客服温柔而干脆地拒绝了兔子的登机,无计可施的李易峰翻着网页默默地想这不会是要长途汽车回去的节奏吧?


 


长春到成都。


 


李易峰打了个哆嗦,把脑袋凑近那个圆形的洞口。因为兔窝是全封闭的,李易峰只能隐约看到等等圆滚滚的背影。似乎是没有生气地在睡觉,李易峰弯起嘴角,怎么舍得让它在那里过一冬天呢。


 


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背:“睡了啊等等?那我出去下?”


 


李易峰几乎是怀着破釜沉舟地心情买了汽车票,转车转车又转车,时间长的他都不忍心去看。


 


----------


 


视线转回此时的宿舍。


 


李易峰刚关上门,小兔子,啊不,陈伟霆立刻睁开了眼睛,一屁股坐在了绒毛兔窝的角落耷拉着短耳朵。


 


他有点伤心。


李易峰嫌他麻烦,要把他送给别人了。


就算他不指望能正大光明地回李易峰老家过年,他也不希望在一群气味诡异的宠物堆里,对着一个中年大叔迎接新年。


 


陈伟霆抓抓胸口的W装饰,留恋地蹭了蹭刚入住没多久的窝,头也不回地跳了出去。


 


李易峰的行李收拾了一半,敞开着放在角落里。


陈伟霆灵光一闪。


它矫健地跳上箱子对面的床,前腿离地比划了下直线距离,闭上眼睛猛地一蹬——


 


Pia的摔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头昏眼花了一会儿,陈伟霆艰难地翻了个身,圆鼓鼓的肚皮摔得生疼,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他可是篮球队的队长!这要命的身材连这都跳不过去!


太耻辱了。


 


又尝试几次未果之后陈伟霆捂着肚子靠在箱子的边缘,想哭哭不出来,兔子不是有干眼症,兔子没有眼泪。


他哽咽两声,摸摸眼睛站起来,后腿绷直,整个兔糊在箱子一边。亮出爪子扒住一点布料——现在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他学过一点攀岩,够到箱子边缘的时候后腿拼命地向上蹬,最后骨溜溜滑了进去。


 


啊,舒畅。陈伟霆摸着有些发痛的肚子,眯眼休息了片刻,站起来用力往李易峰整理好的衣服里钻。


 


李易峰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但陈伟霆觉得那股皂香中还混合了李易峰身上的味道,有些洋溢的埋头在那堆衣服里,运动过度满头大汗的陈伟霆突然觉得脑袋很痛,晕晕乎乎地昏了过去。


 


-------


 


几天后。


李易峰面无表情地坐在机场。春运刚开始没多久,机场大厅已经是热闹的景象,此时长春的天气已经零下十几度,几场大雪过后到处都是白花花的。


和周围焦躁等待归家的人不同的是,李易峰手里拿的不是登机牌,而是几张皱掉的汽车票和一个W字样的装饰。


 


几日的难以入睡让李易峰眼下浮现了一层黑色,在白皙的小脸上犹为明显。


 


广播里响起登机的提示音,李易峰把手里的东西揣回裤兜,低着头往登机口走。


 


没留神和对面的人撞了个正着,李易峰倒退几步,对方却哎呦一声摔坐在地上。


 


李易峰连忙道歉,目光从对方暴露在空气中的脚踝看上去,长款羽绒服敞开着露出乳白色的毛衣。李易峰睁大眼睛:“……伟……”


 


陈伟霆戴着一副纯白色毛茸茸的耳罩,似乎摔痛了,揉着屁股也不站起来,嘟着嘴唉声唉气的样子。


 


片刻他仰起头伸出手,笑眯眯地露出个酒窝:“尼一峰尼去哪里呀?”






----------------end


【嗷嗷不好意思太着急了没表达清楚,蹲墙角。】
请支持等等好饿沃!!!QAQ……

评论

热度(62)

  1. 等等的小透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