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宠物志 中

乌鸦和元宝:

请多多支持等等好饿





夏夏生日快乐哟~ @七夏了个夏 【…有话好说不要打脸】


【在小白文的路上一去不回,越走越远】


【上次的下集预告当我没说过】




国际惯例带论坛地址(点这个)






本来一切都很和谐的。


陈伟霆同学在某一天吃撑了之后想去给勾搭了没多久的李易峰告个白,握在手里的电影票还没有送出去就被撞飞了,脑袋磕上花坛。


他还记得眉骨痛痛的,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变成兔子似乎比变成一只饱死鬼还要好一些。陈伟霆蹲在医学院的池塘旁边,对着倒影看自己的兔子脸。


 


美颜盛世。


 


那又怎样呢,电影票都不见了,李易峰不会喜欢我的。


叹了口气把头缩回来,既然不能在一起就默默守护吧,毫无障碍地接受自己变成兔子的事实,陈伟霆撒开后腿跑去李易峰经常出现的实验室。


 


 


这些人太过分了,做完实验居然乱丢资料。就算考完阶段小测很开心,那些东西期末还是会考的啊!居然只留李易峰一个人打扫!


陈伟霆在萧瑟的秋风中掏出藏在肚皮下取暖的前腿,用爪子耙了耙脸上被吹乱的短毛,准备出去帮帮心上人。


 


再然后,他正努力地推着一个小纸团往扫好的纸堆蹦跶的时候,被心上人一扫帚扇飞了。


 


但总归还是面对面看到了李易峰,他脸上少见地带着点不知所措。


终于引起心上人注意的陈伟霆不顾用脸着地的悲伤,闭上眼瘫在地上,用人类的方式装残疾。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心计兔终于得偿所愿地跟着男神回了宿舍,最后还爬上了男神的床。


 


这日子,除了伙食,陈伟霆觉得基本走上人生巅峰了,哪怕是用一只兔子的姿态。


毫不羞耻地用着兔子的装备,人类的cpu,藐视着一切逗兔者,享受着虚幻而飘渺的称赞。


李易峰本人倒不会特别恶劣地逗弄他,可是那一票趁班长不在来揩油的男生经常对他动手动脚。一开始陈伟霆还为了开发自己的技能,乐此不疲地应对他们,到后来就头也不回地窝在笼子里晒太阳,偶尔抬一下眼皮,对着上蹿下跳的人动动三瓣嘴。


 


阿帆发现小兔子只对三样东西感兴趣,blingbling的饰品,他们的外卖,以及李易峰。


他掏出手机,转了半圈放到等等眼前:“看哦,会计班的姐姐和班长,今天刚照的!”


等等嗖的一声站起来,前腿扒住笼子,圆眼睛里竟然有点忧伤。


 


 


李易峰那天回来就觉得,等等整只兔都不对了,在笼子的一角团成一个白色绒球,耷拉着短耳朵没什么精神。


李易峰把手伸进去摸摸它的背,有些疑惑地坐在窗边。


“怎么了?被欺负了啊?”


等等想说话,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的时候又把头埋了回去。


 


 


李易峰安抚地搓了搓它的短耳朵,开始拆今天的礼物袋。


“她真的相当有耐心啊,”李易峰无可奈何地看着手里纹路清晰针扣密实的白色围巾,嘟囔道:“脸上居然还有那么深的酒窝。”


要不是第一次被告白的时候,那女生眼睛太亮,笑容太甜,他也不至于耽误了三十秒最佳拒绝时间,那向来自信又阳光的女生就把他后来磕绊的拒绝当成了羞涩。


他是喜欢这种型,可是他喜欢的不是这种性啊!


“等等,知道什么是酒窝吗?”李易峰在玻璃上呵出一口气,画了一颗歪歪扭扭的笑脸,点着脸颊笑得很温柔。


 


陈伟霆蹭的从笼子里跑出来,一只爪子扒住李易峰的胳膊,另一只伸进自己脸颊的毛里。


窝焦啊!你看窝啊!窝陈伟霆要是说自己没酒窝谁还敢说自己有!


 


可是这只兔子也太不争气了,陈伟霆松开前腿,颓然地坐在桌上,耳朵短就算了,连酒窝都没有。


 


他觉得心里很难受。


 


 


 


李易峰确定围巾是等等弄坏的也只是生气了一下下,出门把事情办完脑海里突然闪现出等等蹲在桌子中央接受大家批斗的可怜样子,脚步一转,去老师那里拿一级兔粮哄一哄吧。


 


可是他没想到回到宿舍等等居然不见了。李易峰放下手里的兔粮,把宿舍上上下下找了个遍,完全没有动静。


 


他坐在凳子上有点想笑。不就是一捡来的兔子吗,隔壁寝室的仓鼠不都经常走丢吗。


 


可是那些仓鼠再被找到也只是尸体了,而且等等这么聪明,出走一定是主观故意的。


 


李易峰叹了口气,蹲在寝室中央:“对不起啊等等,你出来嘛,我不生气,你喜欢咬东西我给你买啊。你也别生气啊。”


 


陈伟霆躲在衣柜后面,拿圆眼睛偷瞄李易峰,看他的确有些愁的样子,心里的憋屈消了大半,一屁股坐在胡萝卜圆片上开始思考。


把这片胡萝卜吃完就原谅他好了。


 


 


李易峰他们只能通过半夜里时不时出现的吭哧吭哧确定小兔子还在寝室的某个角落闹脾气。听得见感受的到却看不到摸不到的感觉太糟糕了。


阿凯迷迷糊糊地说:“你的皮卡丘脾气好大,班长你可千万别找这种个性的女朋友。”


第二天他的衣柜门就出现了好大一个叉叉,门角也被啃得惨不忍睹。


阿帆看着那个痕迹啧啧称奇:“等等跳的真高,会争宠的宠物真是太可怕了。”


阿凯捂着心口倒退几步:“班长快把他找出来!!”


 


李易峰翘掉了晚上的课打算和等等好好谈谈。


他把窗帘拉紧,制造出黑暗的假象。


陈等等动动短耳朵,把剩下的胡萝卜揣好,找了个视野比较好的地方盯着李易峰。


 


一个深吸一口气打算发表党爱的长篇大论,另一个则是屏住呼吸打算听一段感人至深的表白。


 


屏住呼吸的等等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一步,两只爪子合在胸前。


忽然尾巴被戳了一下。


陈等等不耐烦地扭扭屁股,抖了抖短尾巴,闹啥,听表白呢。


等一下,陈等等僵硬地转过兔子脸。


 


【老兄,你踩到我的尾巴了。】


 


李易峰听到“吱——”的一声,只觉得脚踝被什么暖呼呼的东西撞了一下,长篇大论咽了回去。低下头:“等等?”


没把握好力气又弹出去的陈伟霆头昏眼花,被迫向前翻腾两周半屈体抱成白团,骨溜溜滚出去老远。刚一落地就连滚带爬地跑回来抱住李易峰的腿。


李易峰揪住他的短耳朵,捧在手心里:“肯出来就好了,怎么了?”


不用小兔子回答,李易峰就看到黑影一闪。


 


老鼠?文明寝室怎么会有老鼠?


李易峰行动快于思维,两三下把老鼠逼到阳台,走投无路的老鼠吱吱叫得凄惨,小兔子被临时揣在兜里,看到李易峰好像又有心软的迹象,不安地扭动着。


李易峰只觉得外套越来越沉,大概是小兔子害怕得紧了,对角落黑黑的老鼠举起扫帚,老鼠难过地看着他,毅然决然地转过身。


尾巴太长也是错吗?


李易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老鼠从阳台窗口跳了出去:“喂,这是五楼!”


 


“吱————”


 


算了,李校草夜晚逼老鼠跳楼这种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李易峰洗了好几遍手,拿湿毛巾给等等擦了一遍,正用吹风机烘它:“麻烦精。”


 


焕白一新的陈伟霆眯着眼睛敞着肚皮,感受着李易峰修长的手指顺着自己的毛。好像是挺过分的,要是以前他还可以有所补偿,可是现在……


 


李易峰手下的团子突然坐了起来,一个纵身从桌子上跳了下去。


“……”


还没来得及心梗的李易峰看到消失在柜子后的小兔子又跑了回来,抖了抖身上的灰。


一小块橘黄色的东西顺势跌在地上。




居然是胡萝卜啃成的心形。






请支持等等好饿沃!



评论

热度(75)

  1. 等等的小透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