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吴先生和他的夫人.avi

_茶城:

不萌真爱不萌真爱不萌真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附论坛地址:http://www.cfxdu.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741&extra=


然后。。这是第一次写文。。渣文笔玛丽苏到死。。(捂额


真的很傻哟,小心被污染心灵哟。。


凡等大法好!!头顶春晚脚踩应用宝!!


凡等群号129306758来玩耍吧~


吴先生今年25,是一家房产公司的部门经理。在这家公司里,他享受着绝对的敬畏和各种艳羡的目光,当然,还有女人们毫不遮掩的渴望和爱慕。业内人士皆道吴先生洁身自好,从不与女人扯上半点关系。有人曾问过吴先生,莫非是在家中有位小娇妻?吴先生似是想到了什么,浅浅一笑,却一言不发,只轻摇杯中香槟色的液体,然后仰头饮下。


当然那是所谓的都市精英眼中的吴先生,进退有度,彬彬有礼而精于世故,圆滑却暗含锋锐。接下来,让我们把镜头转向房产公司6条街外的菜市场……


吴先生撸起了袖管,行走于菜市场间,意大利手工制的皮鞋踏在污水上,让那原本光滑铮亮的皮鞋蒙上一层污垢。他在菜市场逛了一圈,再回来车上时手上已提着大袋小袋,在脑中飞快地运算了一遍,很好!比常价省了20%不止!长的帅就是连买菜砍价都有优势!他想起刚才热情围着他帮他左挑右选大声杀价的老大娘,挑了挑眉。不知那小祖宗在家有没有听话……


————————————我是我是萌萌哒回忆杀分界线——————————————


吴先生和陈等等的相遇是在六年前。那时候的吴先生还只是吴学弟,而陈等等是大他一届的学长。


吴学弟是在某天傍晚路过舞蹈室时看见练习结束的陈等等耍宝似的跳起了《吉塞尔》。


玉白的足背挺起弯成圆润的弧度,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在抬手时衣服拉扯间露出莹白的一截来,汗珠划过鬓角,经过削瘦的下巴,顺着精致的锁骨滚进深色毛衣的深V领口中……吴学弟的目光也就理所当然地跟随着那颗调皮的汗珠滑进那神秘的地域……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还是成功让他喉咙发紧,眼神沉了下来。


落地窗外夕阳西沉,那人在金色的余辉中旋转,跳跃,额前的碎发也跟着一晃一晃的,煞是可爱,深深的酒窝漾开在唇边,水汪汪的眼睛装满了笑意。


BIU♥——吴学弟像被某光屁股小孩手中的箭射中了,心中高冷的小人捂胸倒地,痴汉的小人大摇大摆地踩着尸体爬上了王座。脸不自觉地越湊越近,直到“砰”地撞上透明的玻璃,他揉揉生疼的鼻子,把脸贴上玻璃,感觉脑子里炸开了花,一排排的弹幕呼啸而过,只有四个字——“惊为天人”。


陈等等一曲舞罢,撩起刘海扇了扇风,又喘口气,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结果一转头就发现了窗外的人,他先是被吓得倒退了两步(吴学弟:啊啊啊好像小兔子!!被吓到了还会跳着后退!萌哭了好吗!!),接着发现这人的脸压在玻璃上,五官都纠结到一起,要多喜感有多喜感。陈等等脸上的惊讶表情瞬间憋不住了,他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指着吴学弟,哈哈哈地狂笑起来,魔性的笑声极有穿透力,传到吴学弟的耳中让他臊红了脸。


19岁面皮薄的少年顿时感觉无地自容,一边慌慌张张地迈开大长腿跑路,一边握紧了拳头。


呜呜呜麻麻我一定要娶这个人回家!!!


自那天以后吴学弟翻来覆去地想着那天的场景和那天的小兔子,思念与日俱增,直至满溢,泛滥成灾,最终一发不可收拾。但想起丢脸丢到太平洋的初见,刚提起的为数不多的勇气又蔫了下去,纠结了好多天还是不敢再去一次舞蹈室。于是我们19岁面皮薄的小少年吴学弟来到家附近的酒吧,打算借酒消愁。


正当越喝越愁越愁越喝的吴学弟头昏脑胀地打算打道回府时,却看见他一直心心念念的陈学长,立马浑身一激灵,酒意去了一半。


而陈学长半椅在吧台前,脸蛋儿红扑扑地似乎也喝了不少,身旁有一男人正掐着他手臂不让他走,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吴学弟见到这场景只觉脑子轰地一下,整个人都炸毛了,他一手抄起酒瓶子,冲过去瞄准那男人的头就把酒瓶子抡圆了砸上去。


“砰”脑袋开花了,玻璃渣子撒了一地。


那人似乎被砸懵了,呆呆地摸了一把头上的血,又呆呆地转过头看着吴学弟。


十九年来从未干过架一直秉承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吴学弟也懵了,面上还是挂着面无表情的冰块脸,裤管里的腿却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原本推搡着男人的陈学长也懵了,他抬起头来,仔细地端详着吴学弟。


这时被砸的男人也回过神来,面色一寒。


“小子你他妈哪冒出来的?!!!”


“你不就是那天的……”


男人听到陈等等的话,语塞了一下,随即大怒。


“好哇,怪不得要跟我闹分手,原来是看上了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陈等等,你他妈还真有种啊!!分手就分手!反正我他妈也不稀罕你!!”


说罢又杀人似的瞪了眼吴学弟,“看什么看!今天的我就是明天的你!这贱货被操的时候扭得那么骚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你他妈小心得艾滋!!还有,”他指了指头上的伤,“这事还没完!!你他妈给老子等着!”说完一甩头就走了。


吴学弟听他污言秽语胡说八道听得火起,腿也不抖了,心也不慌了,正想追上去再给那男人来一下,手却被陈等等拉住了。“别去。”他眼睛红了一圈,里面哀求的意味太过浓


烈,像一汪清泉将吴学弟的心头火浇灭了大半。


吴学弟将陈学长带回了家。他看着陈学长手臂上青紫的指印,心疼的不住吹气,“疼吗?”


陈等等脸红了红,摇摇头,“不疼。”又说:“你不要听那人乱说,我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人……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他之前不是这样的……我以为他也喜欢我,可是……”他低下头,低垂的刘海遮住他的脸,也掩去了眼里的情绪,“后来我才知道,他早就有女朋友了……”


可能是他语气里的颤抖太过明显,又或者是空气里弥漫的悲伤太让人不自在,吴学弟脑子一热,凑上前在陈等等惊奇的眼神中捧起他的脸就吻了下去。


体内的酒像被点着了,燃起了火,理智被抛到了一边,吴学弟近乎粗暴地啮咬着学长丰润的双唇,叩开他的牙关,舌尖探进去与里面四处躲避的香滑的小舌纠缠一起。彼此身上的酒气也混合相融在一起,不分彼此。原本捧着脸的手试探着向下滑去,来到腰间,膜拜般地


贴了上去,细细抚慰着每一寸肌肤。


陈等等在吓了一跳后也犹豫着搂住他,开始回应那根在口腔中横冲直撞毫无章法的舌头。自己似乎也不排斥与眼前这个莫名其妙救了他的男人亲密……这样想着,陈等等莫名地安下心来,放任自己沉沦在欲望中。理智逐渐被吞噬,他喘着气摸索着身上人的皮带,笨拙地慢慢解开。


吴学弟放开陈等等的唇,见他眼含春水,身子瘫软在自己怀里,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只感觉心头的欲火越烧越旺,化作一股股热流冲向下身。手伸进陈学长腿弯里横抱起来,吴学弟喘着粗气冲进卧室,将他安放在床上后,自己也扑了上去。


喘息与呻吟交织回荡在房中,让人情迷意乱。


激情过后陈等等也是抵不过浑身的疲累和困乏睡了过去,吴学弟看着他安静的睡颜,那眼尾的春潮还未散去,每一丝每一点都显得那么撩人。


用指尖细细勾勒怀里人好看的眉眼,他满心欢喜,吃吃地笑起来,像是得到了世上最名贵的珍宝。


“吶,学长,当这屋里另外一个主人,好不好?”


——————————————我是回忆结束的分割线BI——————————————


 


吴先生一拧开门锁,就感觉有黑影迎面扑来,他没有闪躲,任由那黑影扑入怀中。


“今天也辛苦了~”怀中人搂上他的脖子,头埋在他的胸上拼命蹭蹭蹭。吴先生唇角勾起,手在陈等等的头上揉揉揉,“再不放开我就没法做饭吃喽,今天有萝卜糕。”


几乎是瞬间,陈等等就离开了他的怀抱,一脸纯良地接过吴先生手中的袋子“有萝卜糕真好!我告诉你沃,我今天在家真的很乖很乖!”


吴先生把皮鞋摆在门外,光脚踏上红木地板,向厨房走去,不经心地问了声“哦?有多乖?”


“我今天只次了4包薯片沃~”


吴先生的脚步踉跄了一下。


“不是告诉过你这些容易上火的东西……”他有点生气地回过头,却对上了陈等等盈着水光的湿泷泷的眼睛。撅着嘴,很委屈的模样。


吴先生立马没了脾气,他轻叹一声,低下头亲在陈等等好看的眉眼上,“你看,没我管着你,你哪能好好照顾自己。”


吃完饭后吴先生留在厨房洗碗,陈等等则跑上楼准备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等吴先生洗完碗上来,刚刚好能看见出浴的陈等等。又是没擦头发,只松松地套了件白色浴衣,浑身冒着朦胧胧的湿气,哒哒哒地从浴室跑出来扑到床上,如玉般洁白的小脚丫踏在昂贵的羊毛地毯上,迅速濡湿了其上的羊毛,并留下一个个小小的印迹。


吴先生只能无奈地将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某人拉坐起来,拿起一旁的浴巾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擦擦擦,似乎是稍大力了点,陈等等皱着眉仰起头,眼里带着不满“疼!你擦那么大力干嘛……”吴先生没好气地揉上他的脑袋,“洗完澡不擦干头容易感冒啊小傻瓜,说过多少遍了,就是记不住,这脑袋瓜整天都在想着什么呢?”被教训的人却毫不在意,晃着纤细的小腿,咧着嘴露出一个可称为炫目的笑容,“有你在就好了呀,反正你不会离开我哒。”吴先生正想继续教育毫无常识的某人,却瞧见他天鹅般修长脖颈下精致的锁骨,浴衣里红樱随着呼吸时隐时现。吴先生忽的感觉喉咙发紧,心头燥热起来,他凑到陈等等耳旁,含住他敏感的耳垂轻轻噬咬,满意地看见一点嫣红由耳垂而起,迅速扩散至整张面庞。他轻轻开口,温热的气息泼洒在陈等等耳内。


“下次再这样,我就进去跟你一起洗了。”


他笑看着陈等等,蹭了蹭他的鼻头。


吴先生的眼神那么专注那么宠溺,瞳孔里倒映着脸色嫣红却仍笑得开怀眼带秋水的陈等等,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人。


 


————我是不知道多少年的分割线————


 


2月14日,今晚的陈等等仍是带着湿答答的脑袋从浴室溜到床上,一路走过的地毯仍是晕开了深色脚丫的形状。他扑在床上,等了许久,却没有人一边无奈地笑着一边拉他坐起身。吴先生的话似乎就响在耳畔“等等,我喜欢你笑的模样。”刚想笑,却猛然想起偌大的卧室里只有他一人,就算笑得再开怀,也不会有人微笑着亲吻他了


他默默的蜷缩起来,已经是晚冬了,屋内也开着暖气,为何周身还会冷得彻骨。


枕边空荡荡的,似乎还残留着某个人的味道,陈等等将头深埋进枕头,深吸一口气,鼻息间尽是那人满满的,阳光与青草交错着的味道,陈等等最爱的味道。有泪划过面颊,他手下使力,抱紧了枕头,缓缓挤出一抹笑。


晚安,吴先生。


床头边上,挺拔俊秀的男人正微笑着,就算束缚在黑白照片上,也有着让人安心的气息。


晚安,陈等等


 


ENDING.


(如果想看BE在这断开就可以了√)


 


 


 


 


 


 


————————————我是被伞伞吊打后的亲妈线————————————


陈等等起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他吸吸鼻子,小扇子般的睫毛轻颤,睁开了迷蒙的双眼。


“醒了?”声音如惊雷一样炸响在耳边,陈等等惊叫一声把头都缩进了被窝里,鼓成小山包的被子不住的颤抖。


“你你你,你怎么进来的!!我我我,我没钱没势而且长得特丑!!补药打窝祖意!!!”——来自一激动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某人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陈等等疑惑的声音响起了“咦,这声音……”小山包从里面掀开一角,毛茸茸的小脑袋钻出来,随即看见了床边盯着他翻着白眼却掩饰不住唇边笑意的吴先生。


“老吴……”陈等等眼圈立马就红了,“你是因为放不下我才逗留在这里的吗,你走吧,听说灵魂不去投胎会慢慢消散的。”他低下头,扁了扁嘴,又吸吸鼻子,很严肃地说道:“我……我没事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吃零食,洗完澡要擦头,不因为懒就不吃午餐……”说着说着竟又开始哽咽起来。


吴先生的白眼翻的更大了,他一把把窝在被窝里的小兔子揪出来,刚想狠狠地打屁股,大手落下去却成了不痛不痒的轻轻一拍“你这是咒你亲夫呢么陈等等,一大早就在说胡话。还有……床头的黑白照是怎么回事?!”


被打屁股的陈等等却出奇地没计较,转过身来猛地抱住吴先生的腰身“呜呜呜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什么了!!我伤心得连肉都吃不下了呜呜呜……老吴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他抽泣得厉害,连胸膛也一起一伏地颤动起来“你那航班……不是出事了嘛……我在新闻看到的……”


吴先生叹气,一手拉起他,满眼心疼地摩挲着他脸上未干的泪痕。“小祖宗……我航班是CA986。。出事的是CA984……”说罢又用手指弹了弹陈等等的额头,“你呀,老是这么冒失又不肯好好记东西。”


怀里人抬起头,通红的眼睛像极了小兔子,他撅起嘴,不满地说“我才没有!我很聪明的!!”


“是,是,等等最聪明了。”吴先生凑上前来,鼻尖抵着陈等等的鼻尖,直直地看进那双漆黑如子夜的眼眸,他指了指床头的黑色相框,“关于这个,你不打算补偿一下我吗?”


陈等等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问“你想怎样补偿……”


吴先生轻笑出声,把人推倒在床上。


“用你自己的身体补偿我吧小祖宗。”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喂!】


 


好吧这次是真•ENDING√


补药来打我。。。(捂脸逃)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