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苏越】倾天(完结)搬

菲尼克斯w:


说好的海报配图肉,虽然拖了很久!


 @笙尽歌吹  也是给娘子的生贺,提前预祝啦,么么哒!


01
白玉般的足趾踩在细白的沙地上,清冽的湖水漫上脚面,一波一波拍打着纤细的脚踝,溅起的水珠滑落光滑的腿肚,细致的肌肤上留不下一丝水痕,真真是肤若凝脂,墨落无痕。解剑,落袍,玉白的身体慢慢滑入水中,骨感而形状优美的手掌,掬起一捧清水,泼于面上,水珠顺着修长的脖颈下滑,滑过精致的锁骨,停留在健硕的胸膛上,晶莹地反射着日光。
清水濯身,日光侵染,陵越漫步上岸,水珠一颗颗砸落水面,激起阵阵涟漪,荡开一圈右一圈水纹。
血红的羽翼附上肩膀,为无暇的脸颊染上嫣红,调皮的羽毛拂过修长的颈项一路向下遮掩住了胸前的茱萸。
“屠苏,别闹!”陵越轻皱了眉头,胸口的红果被轻柔的羽毛拂弄,带起身体的阵阵骚动。
陵越的肩背上落着一只羽色艳丽的鸟儿,细长的七色翎冠,赤红而宽大的羽翼,纤长的尾羽闪耀着七彩的琉璃光色,形态优雅,如传说中的凤凰般耀眼夺目。
鸟儿依附在陵越白璧无瑕的肩背上,尖利的指抓轻轻地扣住细窄的腰部,长而华丽的尾羽在股间扫拂。敏感的肌肤阵阵轻颤,细碎地呻吟溢出喉间:“屠苏,昨天才……嗯……仙人太过重欲,于修行无益!呃唔……”
红芒满天,霞光收敛,华丽的羽翼褪去,赤色的瞳孔闪烁着妖异的流光,翅膀化作双臂,手指正按揉着陵越胸口的红果,颀长精干的躯体紧贴着同样修长的身躯,下身狰狞地挺立着,色情地扭动腰胯,顶弄着紧拥的身体。
“陵越,我又饿了!”屠苏用脑袋轻蹭着陵越的颈侧,一只脚卡进陵越微分的腿间,向两边顶开,“让我做!”
贴在耳边的气息灼热如火,陵越有些难以自持地软了腰身,向后靠入屠苏怀里,低低喘息着:“那你轻些,昨夜……有些疼!”


不老歌


论坛


02
进入天宫殿门,殿内齐聚的众仙人一齐把目光投向了两人。众目睽睽,陵越面皮薄,顿时红了脸,挣扎着想要推开屠苏紧扣在腰际的手臂。屠苏对于众仙的注视丝毫没有不自在,反而用力地把人揽紧,骄横地一个个瞪了回去。
“百里,魔军已攻上六重天,你与青玄速去阻截。”
帝座之上,天帝紫霄神色冷冽。
屠苏抬眼望去,眼中火光冲天,单薄的唇挤出两字:“是他?”
帝君眉头微蹙,没有回答,只是挥手让他离去。
屠苏明了,红芒一闪,九霄宫阙已消失了他的身影。
青玄忙御风跟上。
陵越望了眼两人的去向,眼中染上浓浓的忧色。
六重天门外,一片狼藉,黑压压的魔军如潮水渐渐淹没天兵的银辉。
火光冲天,燎原百里,清越的啸声响过,百里屠苏收拢了双翅的火光,立身灰烬之中,赤红的双目中似乎还闪着火光。
“屠苏,三重劫火之威尤胜当年啊!”
倾倒的天门石柱之上,端坐一人,身着明黄长袍,膝上搁着一把凤尾长琴,唇角挂着温文儒雅的笑容,出口之声如金玉落地。
“长琴!”百里屠苏倏忽之间已经站到了长琴身边,燃着青色火焰的右手向着男人披着长发的肩头而去。
手落空,男人抱琴而立,悄然出现在了屠苏身后,手指轻轻地拨动了一下琴弦:“我早就不是长琴了。”
龙鸣凤唳之声,如有实质般,在空中划开波纹向着屠苏背后而去。
屠苏回身劈掌,红芒震开音波,直向长琴而去。
长琴错开一步,风扬起他额前的发丝,露出额上鲜红的纹章。
“屠苏,你还是这么性急!”
“长琴,为何背叛?”屠苏足尖点地,如离弦之箭直冲长琴。
交错的光影,爆开的气流,一息之间,两人已交手百下,势均力敌,未动及对方分毫。
“呵呵……你为何还要问?”以柔力卸去对方劲力,长琴急退,轻声笑道,“我早就说过了,因为我喜欢啊!”十指舞动,凤尾琴奏出绕梁之音。
天界仙气缭绕,化作巨龙,狠狠轰向屠苏。
屠苏交叉的手臂阻挡,一串爆响之后,白雾散去,屠苏嘴角诞下一缕鲜血。
长琴走近屠苏,食指点上他的唇角,沾取了血液送入自己口中,舔着唇邪肆地笑了:“味道真好!”长袖一挥,长琴搂着屠苏化作狂风直冲九重天门。
屠苏咬着牙,周身冒出了青色火焰却无法动弹一下,而那焰火对长琴并未带来任何妨碍。
“别急,屠苏!待你帮我破开九重天门,我便放你离开。毕竟我们相识一场,我还是念着旧情的!”长琴无惧火焰,揽着屠苏急速上升。
“长琴,放开百里神将!”慢了屠苏一步的青玄神将此时乘风追上,挡在长琴面前,剑光冷冽横于胸前,“九重天阙不容尔等魔族踏足!”
“青玄,你挡不住我,还是退开吧!”长琴随手拨弄的琴弦散出强大的气流,将青玄挺拔的身躯荡开百米。
青色的剑光斜斜辟出,落在长琴脚边,划出深深的沟壑,青玄再次出现在了长琴身前,刚毅的脸上满是决绝。
“职责所在!”
长琴轻声叹息,琴声响过,脚步轻移,三步之后,长琴便揽着屠苏出现在了青玄身后。
青玄躯体爆开血雾,身体顷刻间化作了飞灰。
九重天门外,透明的结界闪烁着晶莹的流光,长琴松开了屠苏,如玉的手掌摸上结界,电光闪过,白皙的皮肤一片焦灼。
仿佛没有痛觉般,长琴浑不在意地大笑起来,透过天门,深深看进远处的宫殿,那里曾经是他的居所,他是太子长琴,天帝独子,一人之下万仙之上。然而现在,他确是连天门都进不了,这又是为何?
朗朗笑声渐渐染上癫狂,长琴笑出了眼泪。屠苏问他为何背叛天界,他也想问。为何要有仙界与魔界之分,为何仙人不得与魔族交往?为何他只是想与他的爱人共游天下,却要被打落天门,爱念之人更是被五雷轰顶,直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悭禹,吾爱,看我翻覆这天地为你陪葬!
掌化利刃,割开了屠苏的肌肤,鲜血流淌,长琴引导着屠苏的鲜血在空中书写符咒。
上古神兽之血,助长符咒之威,长长的吟唱之后,闪烁着血光的纹章旋转着突破结界炸开了九重天门。
巨大的爆炸震得九霄宫阙抖了三抖,落下些许砖石碎屑。
穿过破碎的天门,长琴放声长啸,凤尾琴化作凤凰环绕身侧,他抬步向前,一步碎一石,脚下的砖石崩裂成了粉末。
火焰再燃,恢复自由的屠苏站到了长琴身前,满身血污一身狼狈,怒火在他眼中凝成实体,以他脚下为圆心,火焰蔓延,红色,青色,蓝色,渐次递进,最后竟化作无色的火焰,温度由极热变作极寒,所过之处,冰消瓦解,石块化作虚无。远古神兽重明鸟,无色焰火,焚尽一切,威势震天,这才是百里屠苏真正的杀招。
长琴变了脸色,立于凤凰之上,遁入空中。
火焰无声蔓延,屠苏的脸色越来越白。
“屠苏,你会死的!”长琴叹息,“你还无法控制这火!放弃吧!天宫众人于你并无关系,他们都不喜欢你不是吗?你又何必如此拼命?”
“我只问你一句,你为何叛天?”屠苏抬头,赤色的眼眸变作白火,看的人不寒而栗,“为何背叛于我?你我万载情义对你来说还不及一尾小蛇吗?”
“我与你?”长琴沉默半响,笑着开口,“你我之间从未有过深交,又何来情义?”
“……”
屠苏如遭重击,踉跄着后退,原来,我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
“哈哈哈……”
苍凉的笑声震人心弦,屠苏半跪在地,双掌撑着地面,口中咳呛出大口的鲜血。他低垂着头,看不见,天空之上,长琴透着杀意的冰冷眼神。锐利的风声转眼已至头顶,屠苏猛然抬头,却无力阻挡。那人眼中的冰冷刺穿了他的心脏,满腔的怒火早已被绝望熄灭。就这样结束也好吧!火焰收缩倒卷,屠苏保持着抬头的姿势迎接终结,无惊无惧。
突然的纯白遮天蔽日,屠苏涣散的眼神渐渐凝聚,鲜血淋漓,湿了眼眶,木然摊开的双臂接住了坠落的身影。
陵越!为什么?
屠苏颤抖起来,手掌按上人胸口的空洞,鲜血奔流,将人身上的纯白染红。
那人脸上挂着笑,目光中满是柔光,开合的嘴唇吐出一口口血沫。
他在说什么?为什么听不到!
屠苏僵硬地抱着陵越颤抖如风中的落叶。
长琴一击过后就往着九重宫阙撞去,所过之处,带起漫天焰火瓦砾。
03
再多声响都进不了屠苏的耳朵,他抱着陵渐渐冰冷的躯壳,抚摸着他的脸,血污灰尘涂污了如玉的脸颊。
“陵越……陵越……陵越……”
一声声的呼唤,颤抖低哑,天界最强的神将,上古神兽重明鸟,比天帝更古早的存在,跪坐在天宫的废墟中,哀哀哭泣,犹如三岁童子。

“仙友,小心!碧落深渊,若然坠下,便是上仙也不可幸免。”
百里屠苏冷冷地瞥了眼好心的小仙人,转身离去。

“原来你就是百里神将啊!”
屠苏给了有点眼熟的小仙一个疑问的眼神。
“我是陵越,才从下界飞升。”陵越微笑,靠近屠苏身侧。
天宫盛宴,屠苏抬眼四顾,他的身边空落落的一片。
你是不是傻的?看不出那些人都怕我吗?屠苏看着笑得好看的小仙人皱眉。

“我可以叫你屠苏吗?”
屠苏站在云端,看了看陵越,轻应了一声。
……
不知道陵越为何执意的靠近自己,屠苏没有问过,只是默许了他的陪伴,在长琴离去的日子里,有他相陪,日子似乎过的快了一些。
他犹记得,第一次他将他压在身下时,他眼里的惊愕。白玉无暇的身子瑟瑟抖着,咬破的唇瓣滴落鲜红,灿若晨星的眼眸盈满雾气,纤细的手指落在他的胸口,却只是捉紧了他的衣襟,没有推拒。那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颤抖的手上深入了心里。
习惯了他的陪伴,习惯了他的宽容,习惯了他的温暖……
现在没有了!没有了!
屠苏仰天狂啸,风狂火舞,赤色卷着一抹白向着破碎的九霄宫阙呼啸而去。
九重天阙,劫难再起,长琴的叛乱与神兽的暴走破碎了九霄宫阙。玉碎宫倾,奢华宏伟的宫殿化作尘埃。
长琴抱着琴摔落,衣袍焦黑破碎,他吐着血勉强地抬起身子,对着走近的屠苏轻轻一笑:“是谁令你如此疯狂?他吗?哈哈哈……原来你也会爱嘛……”
“你想说什么?”屠苏的声音阴冷如幽冥爬出的鬼魂,“长琴,你不该杀他!”
“哈哈哈……”鲜血不停从口中涌出,也阻不住长琴的狂笑,“我要杀的是你,他是救你,所以,杀他的人是你啊!”
屠苏身子一僵,脚步微顿后重重落下,无色火焰蔓延,焦灼了长琴的鞋袜。
从足尖开始,身体寸寸成灰,剧痛之下,长琴仍在笑:“屠苏,九天之上,有一眼清泉,可重塑神魂,千年之前,我也……”
长琴脸上带着缅怀的笑容化作尘烟消失在了风中。
屠苏回头望了一眼,低低说了声多谢后,抱着陵越振翅朝着九天之上翱翔。
“百里屠苏,九天不可破!”天帝紫霄踏着祥云挡于屠苏身前。
“我要救他!”屠苏闪身绕开天帝。
“不可!”紫霄天帝张开手掌,云气缭绕化作巨龙锁住屠苏。
“放开!”屠苏怒吼,目眦欲裂,火焰将云气蒸发,升腾出烟气。
“百里屠苏,吾以帝君身份命你归位!”紫霄天帝嘴角渗出一丝鲜血,之前与长琴交战造成的伤势发作,渐渐无法掌控屠苏。
“哼!”屠苏翅膀伸展,卷起的飓风将天帝推开,旋身而上,天帝未及反应,屠苏已然撕裂了虚空,到达了九天之上。
虚空破开大洞,水火同时倾泻,紫霄天帝拼了命也只能稍稍遮住了小半空洞。天塌地陷,天、地、人三界尽皆陷入恐慌。
百里屠苏,就算你能救回陵越,这涂炭苍生之罪也是要报偿到他身上的!
紫霄摇头叹息,都说仙家无情,只因仙家不应有情!情是欲,有欲必有求,仙家一旦有情便易落入魔道!
九天之上,一片荒芜,水火同存,盘根错节的雷光电网不时落下,火红的大地一片焦灼。屠苏护着陵越在这片荒芜中行走。时间的流逝在这片土地上似乎失去了意义,不知道走了多久,屠苏终于看到了一汪清泉,在一片荒芜中仅有的湿意。
小心翼翼地把人沉入水中,清澈的水中,陵越静静沉睡,屠苏默默等待。
陵越,三百年前的蟠桃宴,你醉了,哭着问我能不能爱你,当时,我没有回答。因为,我那时并不明了。其实,直到你停止呼吸之前,我都不明了。也许就像人间的人说的那样,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对长琴不是爱。我这么执着于他,只是因为他是我唯一的朋友。唯一的不会害怕我,愿意对我笑的人!我是上古神兽,族人早已灭绝,除了刻于血脉中的传承,没有人告诉我,怎么与人相处。陵越,我喜欢你为我酿的酒!我喜欢你在我身下喘息!我喜欢你陪着我!我喜欢你看着我笑!睁开眼睛吧,再叫我的名字!陵越,醒来!
似乎有所感应,陵越在水底缓缓睁开了眼睛,七色流光,晶莹流转,星月不足与之争辉!
扑入水中,紧紧将陵越抱紧,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失而复得地狂喜冲破心房,激越的长啸响彻琼宵。
尾声
百里屠苏,破逆苍天,罪无可恕!褫夺仙籍,打落凡尘,千年万载永堕轮回!
陵越,三界苍生之祸皆由你而起,罚轮回百世,救赎世人,功德圆满方可重录仙籍!
轮回台下,屠苏拥着陵越,他们相对而立,额头相抵。
“怕吗?”
“不会!”
“等我去找你!”
“我陪你!”
纠缠的身影,落下云端,他们十指紧扣,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世人皆说成仙好,我说做仙不如做人好!生老病死共相扶,只羡鸳鸯不羡仙。

评论

热度(31)

  1. 等等的小透明菲尼克斯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