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小透明

【西皮群像主苏越】暗月 (第五章)

打伞的人:

主要出场人物:


主CP:百里屠苏×陵越


副CP:林皓×阿霆


           宁致远×安逸尘


           何慕×何瀚




请多多支持【剁云喂风队】,谢谢大家,MUA~~~




 


第五章


 


 


 


吃过饭,百里屠苏很自觉地收拾餐盘,陵越磨磨蹭蹭,磨到了最后,端着两个盘子跟着百里屠苏进了厨房。


 


“你想问什么。”


 


陵越看不出百里屠苏的面瘫脸上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索性一股脑儿问出来,“逸尘和宁致远之间好像不太和谐?阿霆好像在生气?还有逸尘的病,是不是很严重,我看他一早上都没怎么吃东西,脸那么白,手那么冰,快成雪人了。”


 


“你倒是观察的仔细。”百里屠苏语气平平,眼睛却像是探照灯,从上到下把陵越扫了个遍。


 


“我以前做法医,当然要有出色的观察能力。”


 


“不是八卦能力?”


 


陵越挑高了眉,百里屠苏这是瘫着张脸在跟他说笑?


 


百里屠苏似是不自在,干咳一声,一板一眼的回答起问题,“简单说,就是,宁致远喜欢上了一个人类女子,在战斗中护着那个女人跑了,让安逸尘断后,安逸尘是鞘,再厉害,也需要剑的配合与保护,再加上面对的是一群四级食脑虫,我们赶到的时候,安逸尘已经被食脑虫吞进去大半个身子了。安逸尘是阿霆招募进来并且介绍给宁致远做鞘的,阿霆当时气坏了,他大概觉得是自己害了安逸尘。阿霆把自己关在培养室里,就是相当于医院的地方,花了半个月才将安逸尘救回来。但是安逸尘失忆了,关于宁致远的记忆都消失了,他只记得自己刚来别墅,遇到宁致远并和他成为朋友,其他的都不记得。”百里屠苏说到这里,皱了皱眉,看了陵越一眼,又移开目光,小声道,“安逸尘喜欢宁致远,但是宁致远喜欢那个人类女子不喜欢安逸尘。安逸尘醒过来之后这段记忆就不见了,而且身体很差,阿霆还在想办法帮他调养。阿霆下了封口令,安逸尘和宁致远之间的事,我们谁也不准再提。宁致远自从安逸尘醒过来以后,就有点暴躁,他以前虽然聒噪,但脾气还算好。这里,阿霆和林皓是最先来的,然后是宁致远和安逸尘,我跟何慕何瀚是后来的,你是最后。以前,阿霆和安逸尘关系最好。”


 


百里屠苏破天荒的说了一大串话,还牵扯到复杂狗血三角单恋关系,只觉得嘴巴都干了,陵越笑眯眯地递给他一杯水,“辛苦了。那,逸尘的寒月……”


 


百里屠苏咕嘟咕嘟喝下去半杯,略微惊讶,“你看出来了?”


 


“嗯,我觉得,是不是还有另一把?我感觉应该还有另一把。”


 


“寒月本来是双枪,一龙一凤,刻着龙的那一把,在战斗中被食脑虫彻底损毁了。”百里屠苏一顿,声音有些沉重,“剑鞘一向是武器在,人在,武器毁,人亡。我们当时都以为,安逸尘救不活了。所以阿霆才这么生气。从那次以后,他就没正眼看过宁致远。”


 


陵越沉默片刻,“你会吗?”


 


这样不明不白的问题,平日里不通人情的百里屠苏倒是领悟的快,摇摇头,又补充,“我不会丢下你的。我既然答应做你的剑,就会保护你。”


 


“好,屠苏,记住你的话。我也会保护你的。我是你的鞘。”


 


陵越扬起笑容,眼睛弯弯得好像上弦月,那些细碎的光,让百里屠苏想起儿时常常看的北斗星,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什么是食脑虫,夜晚的天空总是静谧而美好。百里屠苏觉得面皮发烫,调转了视线,陵越看着少年红透的耳根,也不自在起来,他明明什么都没做,百里少侠害羞个什么劲儿!为什么这里的剑鞘一个个都这么好看?外貌也是选拔标准之一吗?美男计不应该对我用啊少侠!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我的性取向为同性!


 


两个人的气氛正诡异着,何瀚探了个脑袋进来,看见两人红通通的小耳朵,笑得一副“哦~我懂,我懂”的表情,“陵越,不来看看你的武器吗。”


 


陵越飞快地绕过百里屠苏走了,百里屠苏莫名的有些不爽,自己难道是木桩子么。但他很快忽略了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跟上去。他也很想知道,这位聪明的鞘会拥有怎样的武器。


 


阿霆捧着一个长长的包裹,见到陵越,将包裹放在桌子上,招手示意,“你的武器,亲自打开吧。”


 


陵越不安又迫切地舔了舔嘴唇,走上前去,双手停留片刻,一鼓作气将包裹打开。是一把剑。剑身并不见多繁琐,通体冰蓝,透着一股清灵之气。陵越像是受到召唤,握住剑柄,猛然将其提起,在空中挥舞几下,他并不会用剑,却意外地耍得有模有样,仿佛已然用过无数次。


 


“这把剑叫霄河,就是你的武器了。陵越,你与霄河的配合度很高。”阿霆的声音里满是欣慰与赞赏。


 


陵越莞尔,修长的手指滑过剑身,像是在抚摸着情人的寸寸冰肌雪肤,他的背挺得笔直,像是白杨,秀丽中蕴藏着坚韧。百里屠苏内心一阵躁动,焚寂猛然现形,直直刺过去,霄河挣脱陵越的手,在空中划出一道蓝色剪影,挡在陵越身前。


 


“焚寂!回来!”百里屠苏伸出手掌,掌心隐隐射出红光,焚寂像是被看不见的绳子拽住,再不能动弹分毫。百里屠苏一挥手,将焚寂牢牢掌控住,“你怎么回事。”


 


焚寂一瞬间红光更胜,又迅速消退,百里屠苏叹了口气,摊开掌心,将焚寂便小。陵越回过神,心中一惊,他从未想过焚寂会有如此魄力,一时被震在原地,或者说,他未曾料想到,上过战场的剑会有如此强大的威势,那种杀伐之气,让人凛然。


 


“没事吧。”阿霆走过来,拍拍陵越的肩,陵越摇头示意,阿霆淡淡道,“焚寂是杀戮之神。”


 


陵越猛然转头,阿霆并没有看他,而是看向百里屠苏,眉头紧锁,“屠苏一向控制的焚寂很好,但武器对剑鞘的影响,很多时候是潜移默化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坚持要给屠苏找到鞘。只有鞘才能真正控制住剑。你与霄河的默契值很好,你会是一名优秀的鞘。”阿霆嘴角勾出一抹弧度,“其实,焚寂刚才并非要对你不利,我看,更像是一种试探,试探你和你的霄河是不是配得上他和他的主人。”


 


“结果呢。”


 


阿霆眼尾带着笑,“结果就是他的主人很护着你,他还没来得及试,就被迫缩回去了。”


 


陵越尴尬,微微垂头,睫毛扇动的频率有些快,百里屠苏走上来,“你没事吧,焚寂刚才有些激动。”


 


陵越摇头,“我知道,这算是考察吧。”


 


“你不需要考察,从你和霄河的配合度看,你已经合格了。霄河试过很多主人,没有一个能让他心甘情愿跟随,你是第一个。”


 


“但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阿霆愁眉不展,“霄河是剑,属于近战武器,鞘极少用到近战武器,比如我用鞭,逸尘是枪,何瀚是暗器,都是远距离的。只有剑才会用近战武器,屠苏的焚寂、林皓的七曜、何慕的昆吾、宁……都是刀。总之,你的训练,是个问题。你不能按照传统的鞘去训练,屠苏,你负责教陵越。你要教他如何在战斗中配合你,如何在战斗中保全自己。鞘之所以不用近战武器,是因为鞘的身体素质远不如剑,近距离与食脑虫作战很有可能受伤,但是霄河认定了你是他的主人,我也只能一试。屠苏,把你会的作战技巧教给陵越,不要攻击力太强的,以防守为主,剩下的战术我来教。明天,我们就开始训练。”


 


“你放心,我明白。”


 


陵越看了看一脸肃然的百里屠苏,手掌一翻,霄河发出一道幽光,消失于掌心,陵越勾唇一笑,对于新生活,他已经迫不及待。


 


 


 



评论

热度(15)

  1. 等等的小透明打伞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